新的版权法于昨天生效 为什么50万赔偿上限提高到500万?


时间:2021-06-0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原标题:新著作权法昨天生效以来,为什么赔偿上限50万提高到500万?

全国人大法工委民法室副主任石宏

法改会民法办公室副主任石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于昨日生效。在同一天举行的2021中国互联网版权保护与发展大会上,NPC法委民法办副主任石弘就新法修改的主要内容做了主旨发言,并解释了法定最高赔偿额从50万提高到500万的原因。他说,这项修正案增加了对侵权行为的惩罚性赔偿制度,这是一项重大的制度变革。他认为,根据中国目前的现实,增加侵权损害赔偿可以进一步遏制恶意侵权。

面临困难

利益相关者太多,关系复杂

石弘认为,目前,知识产权保护面临新形势、新任务,版权领域也面临一些新情况、新问题,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随着网络化、数字化等新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应用,一些现有法规已经不适应新形势的发展;其次,著作权人维权成本高,侵权损害赔偿金额低,《著作权法》缺乏执法手段,难以有效遏制侵权行为。权利人保护的实际效果与权利人的预期仍有一定差距。

此外,中国近年来先后加入了一些国际条约,并于去年5月28日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如何有效地将《著作权法》与新的国际条约和《民法典》联系起来,这些都是《著作权法》此次修订需要考虑的问题。

石弘承认,虽然《著作权法》只有60多个条款,但他个人觉得,执业的难度不亚于《民法典》。这些问题主要体现在理论和实践方面。《著作权法》领域涉及的利益相关者很多,不同的利益相关者从不同的角度提出不同的需求。“从权利人、传播者和使用者的角度来看,我们的利益是截然不同的。如何有效地将这些不同的利益联系起来,是立法面临的一个相当大的问题。”

内容更改

把电影作品改成视听作品

根据石弘的说法,本《著作权法》中有42项修订决定。首先明确工作的定义,即在修订过程中,很多意见提出工作是《著作权法》的核心概念,明确其定义对于在实践中判断其是否构成工作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在改版之前,将《著作权法》中的电影及类似电影制作作品改为视听作品,充分考虑了新技术、新媒体发展的实际需要,尤其是中国互联网,尤其是短视频。同时明确了视听作品的著作权归属,即电影、电视剧在视听作品中的著作权由制作人享有,但编剧、导演、摄影师、歌词、作曲家等作家享有署名权,通过与制作人签订合同获得报酬。至于其他视听作品的权利归属,这次明确规定双方有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由生产者享有。可以说这次修订兼顾和平衡了各主体的利益。

“我们还将修改《著作权法》第三条原第九条,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使之成为符合作品特点的其他智力成果,为未来可能出现的新类型作品留有余地,有利于《著作权法》。保护范围更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石弘说。

他还说,新的法律已经改善了版权广播权利的内容。在修订之前,规定转播权只能通过无线方式公开传播广播作品。这一次扩大了广播权的内容,把有线广播作品包括在内,把互动传播方式明确排除在内容之外

“在版权领域,一直存在着守法成本高、违法成本低的问题。这也是各方反应强烈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本次修法在认真研究各方意见的基础上,对侵权损害赔偿制度进行了完善。加大对侵权行为的处罚力度。”石弘说。

他进一步解释,这次调整了侵权损害赔偿的计算方法和适用顺序。以前在计算损失赔偿额时,侵权按损失赔偿,侵权利润无损失赔偿,无形中增加。侵权人

的证明难度,对法律来讲也是一个难题。这次修法没有严格按照这个顺序来,而是把这个权力交给当事人,“如果你认为对方获利更容易,可以按获利计算损失赔偿额,如果认为损失证明更方便,则可以按损失请求损害赔偿额,这样更有利于保护当事人的权益。”

另外,新法将权利许可费增设为确定侵权损害赔偿的参考方法,和专利法、商标法衔接;更重要的是这次特别增加了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这是一个重大的制度变革,在中国当下,增加侵权损害赔偿可以进一步扼制恶意侵权行为。所以新法明确规定对故意侵害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情节严重的可以按照损失赔偿额的一倍以上和五倍以下给予赔偿。

“我们认为侵权损害赔偿制度的确立,加大了著作权侵权的违法成本,对于打击重复侵权、大规模侵权具有极大的威慑作用。”石宏说道,新法还进一步完善了法定赔偿额制度。以前法定赔偿额最高50万,这次提到了500万,这是上限;另外还规定了下限为500元,这是因为著作权中作品形式不一样,所以要规定一个下限。

为着力解决被侵权权利人的维权难题,新法增加了作品的登记制度,这为法院举证提供了便利;同时形成了文书提供令制度及完善了著作权管理制度,加强了与其他法律的衔接,比如根据一些国际条约的要求,延长了摄影作品的保护期,即跟其他作品保护期一样长。

内存

著作权法“三十而立”

2021年6月1日是新中国第一部《著作权法》实施30周年纪念日,也是新修改的《著作权法》生效日。据初步核算统计,2020年我国共出版图书51.14万部、101.4万亿册,比1990年增加43.12万部、45.12亿册,分别增长了5.55倍和80%。出版各类报纸277亿份,各类期刊20亿册,比1990年分别增长70亿册、2亿册。2020年受疫情影响,我国生产发行各类电影影片650部,2019年发行各类影片1037部,比1990年增加了528部,增长了一倍。人民群众在文化需求方面的获得感、幸福感不断增强。

30年来,人民法院著作权审判体系不断完善,形成了以著作权民事审判为基础、行政审判与刑事审判并行发展的司法保护机制。据统计,从1991年至今,人民法院审结的著作权案件数量达到1365329件,占全部知识产权案件数量的60%以上,其中,网络著作权案件大约占全部著作权案件的70%以上。

另据统计,最近5年来,人民法院审结著作权案件达到1015620件,占全部知识产权案件的66.7%,年增长幅度在40%以上。从案件的案由上看,著作权侵权案件占了90%以上,其中,网络著作权案件居高不下,增长速度迅猛。随着5G技术的不断成熟并进入大规模商业应用,预计未来的网络著作权案件会不断增多。(原题为《全国人大法工委民法室副主任解读新《著作权法》 赔偿上限为何提高到500万》)


本文来自环球国际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