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更多建筑“绿色化”(生产与经济观察)


时间:2021-06-0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原标题:让更多建筑“绿色化”(生产观察)

  位于北京市昌平区未来科学城的国家能源集团光伏建筑一体化中心。  资料图片

国家能源公司光伏建筑一体化中心位于北京市昌平区未来科学城。个人资料图片

借鉴中国传统打造2014年北京世博会中国馆智慧,首钢老工业区西施冬奥广场改造工程实现工业遗产功能再生,万科高峰花园立体绿化设计.这些不同形式和功能的项目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绿色建筑。

绿色建筑是指节约资源、保护环境、减少污染,为人们提供健康、适用、高效的使用空间,最大限度地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优质建筑。根据《中国建筑能耗研究报告(2020)》的计算,2018年,整个建筑过程的能耗将占全国总能耗的45%以上。在实现碳峰化和碳中和目标的背景下,推动绿色建筑的发展,促进建筑领域的碳减排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去年年底,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提出,2021年要深入实施绿色建筑创建。中国绿色建筑推广现状如何?还有什么可以改进的?记者进行了调查和采访。

能发电的阳光房,带积木的组装房,高保温的被动房,让建筑“绿色”丰富多彩

用轻型光伏墙代替传统的水泥墙,1155个薄膜光伏组件在阳光下发光,预计年发电量可达75000千瓦时,满足30%至40%的建筑用电需求。

项目业主中建一局相关负责人带记者进入房间:“看,外层是光伏幕墙,内层是隔热透明玻璃,中间形成的密闭空腔可以用来散热。夏季光伏背板温度逐渐升高,导致发电效率下降。此时百叶窗自动打开,室内温度下降;冬天,百叶窗关闭,空腔形成“暖墙”,可以减少室内热负荷。”

不仅建筑设计节能低碳,而且施工过程也非常绿色。410个钢结构构件,197个屋顶单元板,170个光伏幕墙单元在工厂预制加工,组装起来像积木一样,总共才七天七夜。装配式施工不仅速度快,而且能有效减少施工过程中的空气污染和建筑垃圾排放,减少粉尘和噪音等环境污染。

相关研究数据表明,与传统现浇法相比,装配式混凝土建筑工程可减少建筑垃圾排放量70%,节约木材60%,节约水泥砂浆55%,减少用水量25%。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提供的数据,2020年,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新开工预制建筑6.3亿平方米,比2019年增长50%,约占新建建筑面积的20.5%。

被动式低能耗建筑是绿色建筑的另一种形式。

来到北京实创医疗谷产业园东区项目,建设者们正在为年底竣工节点冲刺,其中15号科研楼是北京在建的最大的被动式超低能耗建筑。中建一局石川医谷产业园东区项目负责人张岱青表示,该项目最大的特点是“穿得更厚,盖得更紧”。通过采用多种先进技术,比传统建筑节能80%以上。“比如外墙保温材料,普通建筑的厚度可能是8到10厘米,我们可以达到20厘米以上;例如,外窗采用中空的“三玻两腔”玻璃,玻璃内还充有惰性气体,可有效阻隔热量交换

“中国的绿色建筑工作始于本世纪初,比发达国家晚了约30年,但发展迅速。到目前为止,已经基本形成了目标明确、政策配套、标准完善、管理到位的推进体系,实现了国际化融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标准与配额司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2019年底,中国累计绿色建筑面积已超过50亿平方米,占2019年城镇新增建筑的65%。全国共有2万个项目获得绿色建筑标志,建筑面积超过22亿平方米。

绿色建筑不等于设备和技术的堆码,而是要因地制宜,因地制宜

近年来,我国绿色建筑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城市绿色建筑在新建筑中的比例从2012年的2%大幅上升到2019年的65%。但在这个过程中,它也存在

在着一些误区,比如一些项目简单地对节能设备和技术进行堆砌,或者一味模仿国外模式,导致实际运行效果达不到预期。

  “过去一些商品住宅项目为了达到绿色建筑标准,没有贴合实际需求,配置了空气能空调系统或者太阳能热水系统,但这些系统对于个体业主而言,要么占用了更多面积,要么使用费率高于传统系统,造成验收后被拆除或闲置,从而导致浪费。”广州市城市规划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黄鼎曦举例说。

  在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第一建筑专业设计研究院院长景泉看来,绿色建筑设计不是简单的技术问题,而是整合自然气候、地理环境、历史文脉等诸多方面的系统性设计,不能将绿色节能等同于技术的堆砌,“可以进一步增强绿色建筑评价标准的灵活性与适应性,引入社会价值等进行综合考量。”

  另一方面,我国幅员辽阔、气候差异较大,绿色建筑模式不能简单复制,而应当因地制宜、因形就势,打造具有地域气候适应性的建筑。

  景泉以北京世园会中国馆为例介绍说,延庆风力资源丰富,为充分利用自然风,建筑外形设计采用半环状,中间贯通、南北通透,夏季有利于南风及偏南风穿过,冬季西北风又被西侧梯田阻挡,使建筑南侧空间不受寒风侵袭。延庆光照充足,中国馆增加了南向采光面积,并且铺装了金色的透明太阳能光伏板,既能发电又能让阳光照入室内,景色尤为别致。

  “中国传统建筑营建体系中有很多绿色建筑智慧,比如广西地方民居通过乡土材料的使用与木构架的搭接,形成连通室内外的流动性空间,创造了宜人的室外微气候。”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崔愷认为,在绿色建筑推广中,不妨多从本土设计和传统文化中汲取智慧,探索更多尊重自然、适应气候的建筑设计。

  绿色建筑发展潜力大,须全产业链、全生命周期协同发展

  住建部等七部门联合印发的《绿色建筑创建行动方案》提出,到2022年,当年城镇新建建筑中绿色建筑面积占比达到70%,并且提出推动新建建筑全面实施绿色设计、提升建筑能效水效水平、建立绿色住宅使用者监督机制等重点任务。

  各地也纷纷推出推广支持政策。比如河北提出,重点产业高质量发展专项资金对高性能门窗、环境一体机、保温系统、专用特种材料等被动式超低能耗建筑专有部品部件生产企业采取适当形式给予重点倾斜;江苏提出,加大光伏瓦、光伏幕墙等建材型光伏技术在城镇建筑中一体化应用力度;广东对建设、购买、运行绿色建筑或者对既有民用建筑进行绿色化改造的,出台了资金支持、容积率奖励、税收优惠等激励措施……

  “推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发展绿色建筑是必然趋势。相信随着成本不断降低、产业化程度不断提高、投资回收周期不断缩短,绿色建筑具有广阔发展空间。”景泉介绍,公共建筑项目的一星级、二星级、三星级绿色建筑成本约比普通建筑分别高出7%至10%、15%、25%以上,一般5到7年省下来的能耗成本可抵消绿色增量成本,这还不包括居住舒适感和环境保护等长期效益。

  多位受访专家认为,和一些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绿色建筑的设计、建材、施工、运营还有待在全生命周期中协同发展。“比如绿色建筑不仅要关注施工和后期运行阶段的碳排放,前期生产阶段的碳排放也不容忽视。”黄鼎曦说。相关测算显示,建筑全过程碳排放中,钢铁、水泥、铝材等建材生产阶段碳排放占全国碳排放超过25%。

  绿色建筑发展还需要全面的系统性规划研究。景泉认为,当前绿色建筑发展体系化不足,没有形成从前期策划、深化设计、施工图设计、施工配合直至落成后评估的全流程体系,应当发动城市规划、建筑、景观、结构、建筑设备乃至室内设计进行全专业系统性研究。“绿色建筑不仅是机电专业工程师的工作,规划师、建筑师也应该全周期参与绿色建筑的设计工作。此外,绿色建筑领域一线人才仍然较为匮乏,比如发展装配式建筑,对掌握建筑信息模型技术、吊装、焊接等技术的高技能人才需求快速增加,要加紧建立绿色建筑人才培养和发展长效机制。”

  绿色建筑发展的配套政策和机制也亟待完善。“在既有建筑的绿色化改造方面,当前主要还是依靠财政投入,发挥业主主观能动性的机制仍有待完善。”黄鼎曦介绍,一些发达国家通过绿色融资、能源合同管理、绿色建筑增值纳入物业估价体系等举措,吸引业主参与到既有建筑绿色改造工作中,成本共担、利益共享。他建议,探索建筑领域的碳排放交易,同时积极完善绿色金融支持绿色建筑政策,鼓励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激发建设绿色建筑的积极性。

  此外,从源头看,绿色建材推广更需快马加鞭。生活垃圾变成水泥生产原料、开发出世界最高光电转化率的铜铟镓硒发电玻璃……近年来,我国在绿色材料的研发和产业化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但在应用推广方面,性能优越的材料产品占比并不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建材集团总工程师彭寿建议,加速制定发布绿色材料应用专项政策与国家标准,通过政策推动、企业主导、社会参与,加速实现建筑从高能耗向低能耗、正能耗转变。


本文来自环球国际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