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监控令人震惊和愤怒 ”


时间:2021-06-0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原标题:“美国监控令人震惊和愤怒。”

卢崇光画的

2013年10月,数百人在华盛顿特区参加示威,抗议国家安全局对普通美国人的大规模监视活动。新华社

2月2日,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参加了德国电视访谈节目。新华社

[特别注意]

5月30日,丹麦广播公司报道称,丹麦国防情报局一个工作组于2015年5月完成的代号为“德纳姆行动”的绝密调查显示,2012年至2014年间,美国国家安全局使用了丹麦。海底互联网电缆登陆点监测(监视)德国、法国、挪威、瑞典、荷兰等国政界人士的短信和电话。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总统斯坦因,

据报道,在美国的帮助下,丹麦建立了许多海底互联网电缆着陆点,连接瑞典、挪威、德国、荷兰和英国。丹麦国防情报局为美国提供了进入哥本哈根附近一个特殊地点的通道,美国可以监控海底光缆传输的信息。

最近的丑闻再次暴露了美国试图控制其盟友并对其进行大规模监视活动的事实。消息一出,国际舆论哗然。欧洲有关国家对丹麦的做法表示不满,对美国更加愤怒。

丹麦情报史上最大的丑闻

5月31日晚,丹麦广播公司调查记者尼尔斯法斯特鲁普(Niels Fastrup)作为新闻披露人接受了网上各方的提问,称该广播公司与瑞典、挪威、德国和法国媒体合作进行秘密调查。在过去的九个月里,调查记者从多个可以获得丹麦国防情报局机密信息的来源证实了监控事件。所有的信息都被多个独立的来源详细证实,特别是涉及

及的一些政界人物姓名。消息人士称,这是“丹麦历史上最大的情报丑闻案”。

    法斯特鲁普认为,美国安局感兴趣的对象主要是关键人物,有时不一定是政府首脑或内阁成员,他怀疑挪威和瑞典的普通政界人物也可能是美方的监控目标。

    法斯特鲁普表示,丹麦国防情报局在打击恐怖主义等任务上非常依赖美国安局的技术和情报。在这种情况下,双方合作也许走得太远。作为回报,美方授权丹麦情报部门使用特殊技术,例如可从网络中获取原始数据的Xkeyscore程序。2020年11月,丹麦广播公司就曾披露,美国国安局和丹麦国防情报局均可访问Xkeyscore程序,从而在丹麦通信电缆中自由搜索并提取大量数据。

    近日欧洲多国媒体报道,美国安局利用盟友监听盟友,监听范围非常广泛,不仅截获手机短信和电话内容,还获取互联网搜索内容和聊天信息等。实际上,2020年底丹麦媒体即曝出,美国曾对丹麦政府和其防务产业,以及其他欧洲防务承包商进行间谍活动,以设法获取有关对方战机采购计划的商业信息,其中一次就是在2016年6月帮助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制造的F-35战机在丹麦军事采购竞标中胜出。

    丹麦广播公司的消息来源称,“斯诺登事件”使丹麦情报部门开始担心美国人如何使用从丹麦获得的信息,因此启动了代号为“邓哈默行动”的内部秘密调查。调查报告显示,2012至2014年间,美国国安局通过与丹麦国防情报局合作,可以有目的地接入丹麦互联网获取数据,监听瑞典、挪威、荷兰、法国以及德国等国的政界人物;美方还在丹麦情报部门帮助下监听丹麦外交部、财政部以及丹麦武器制造商。该报告于2015年5月完成,最初并没有对丹麦国防情报局与美国国安局的密切合作产生任何影响,直到“邓哈默行动”的一位成员向丹麦情报工作监督局举报后,调查才又重新启动,直至2020年秋天结束。丹麦情报工作监督局批评情报部门“隐瞒关键和重要情况”,“对有关该部门搜集和共享信息的活动提供错情”。此后不久,丹麦情报部门最高管理层的几名成员被解除职务。目前,丹麦当局还在秘密进行一项相关调查,其具体内容和方式不得而知。

    法斯特鲁普确认,丹麦当局最晚在2015年就知道本国情报机构卷入了美国安局监听盟友的丑闻。为了保护信息来源,在最敏感的时候,调查记者们不得不采取特殊办法,如避免使用电子通信设备、面对面进行交谈、以文字书写进行交流等。

“盟友”纷纷要求“解释”

    8年前斯诺登曝光“棱镜”项目,全世界才知道美国情报机构不仅监听本国公民和居民,还监听法国、德国等欧洲多国的政要和民众。如今,丹麦广播公司等媒体的联合调查报道再次揭露了美国情报机构以与盟国情报机构合作为名,大规模秘密监听包括盟国政要在内的政商界人士及大型公司的行径。卷入丑闻的丹麦成了舆论焦点,可能受到监控影响的盟友或邻国纷纷要求丹麦给个说法。

    在俄罗斯避难的美国前防务承包商雇员、“棱镜门”吹哨人斯诺登也在社交网站发文称,拜登曾以副总统身份参与“棱镜”项目。拜登上任后欲修复特朗普时代“不正常”的美欧关系,还将于本月中旬访欧并出席北约峰会。此时再曝美国拉拢欧盟成员国窃听其他成员国的丑闻,美欧关系无疑面临着新考验。

    法国和德国昨天举行部长级视频联席会议,在会后共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法国总统马克龙对记者表示,美国国家安全局利用丹麦情报部门对盟国领导人进行监听的做法不可接受,欧盟国家间出现这种情况更不可接受。因此,法国要求丹麦和美国就媒体报道提供所有的信息,并作出解释。默克尔表示,德法很久之前就与美国情报部门就监听一事进行过沟通,德方希望美方作出澄清的态度没有变,相信盟友会基于彼此之间的信任给出解释。施泰因布吕克称美通过欧盟成员进行窃听的行为是“政治丑闻”。

    瑞典国防大臣胡尔特奎斯特对媒体表示,这次事件是对瑞典政治人物的间谍活动,瑞典需要了解有关此事的全面信息。瑞典无法接受亲密盟友之间如此的监听行为,这是一个“原则问题”。瑞典正要求丹麦提供其系统或平台是否参与此类活动的信息,以及是否涉及瑞典公司、公民或瑞典利益。瑞典外交大臣林德昨日对媒体表示,瑞典政府目前的主要任务是弄清楚监听事件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将持续关注此事。瑞典国会议员霍尔姆在接受瑞典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监听事件非常离谱,令人感到震惊和气愤,感觉回到了冷战年代。

    挪威国防大臣延森表示,挪威会认真对待媒体曝光的行为,他已与丹麦国防大臣布拉姆森联系,对方明确称“窃听盟友是丹麦完全不能接受的”,并答应在丹麦政府今年秋天完成对事件的调查后提供更多信息。挪威社会主义左翼党领导人莱斯巴肯表示,监听是对信任的深度、严重和令人不安的破坏,挪威不能等待丹麦的调查,必须直接与美国人联系并要求答复。

    布拉姆森日前回应说,政府无法对新闻界或其他机构的任何涉情报问题进行猜测,涉情报问题将在相关委员会中讨论,本届丹麦政府的观点是:对亲密盟友进行系统性窃听是不可接受的。

美式“幻想狂+孤独症”

    美国对“盟友”的窃听事件并不新鲜。2013年,斯诺登曝光了美国安局代号为“棱镜”的全球秘密监听项目,引起轩然大波。该项目旨在搜集全方位的情报信息为美国服务。斯诺登披露,美国不仅对俄罗斯、中国等进行窃听,而且对“盟友”暗下黑手,默克尔的手机长期受到监听。2015年,“维基解密”爆料称,美国国安局对希拉克、萨科齐和奥朗德三位法国前总统都进行过监听,以了解他们的施政纲领和对外政策。

    据英国媒体报道,2009年20国集团伦敦峰会的重要嘉宾、联合国总部主要官员、“跨大西洋盟友”欧盟成员国首脑等数十位政要的电话都成为美国的监听对象。法国《世界报》披露,美情报机构在2012年底至2013年1月间窃听了法国7000多万次通话;意大利《快讯》周刊报道,美国和“五眼联盟”成员的情报机构联手大规模窃听意大利电话,并拦截网络数据;西班牙《国家报》称美国监控了数百万西班牙人的电话、短信和电子邮件;荷兰《新鹿特丹商报》披露,美国通过特别设计的恶意软件监视全球5万多个电脑网络;德国《明镜》周刊指出,美国在全球约80个地点设有“特殊情报搜集部”。据悉,丹麦国防情报局正是基于对美国监听行为的担忧,在2014年启动了“邓哈默行动”进行内部调查。

    二战以来,美国为了维持其世界“霸主”的地位,通过“马歇尔计划”拉帮结派,笼络西欧国家结成“北约”,联手抗衡苏联和“华约”。美国以保障“自由世界”安全为由与苏联展开军备竞赛,假“冷战”之名大发军火财。同时,怀着一己私利的美国对“自己人”也没有丝毫信任,暗地里留一手,甚至不惜采取监听手段监控盟国的政策方向、经济与金融活动乃至个人生活。难怪欧洲理事会前主席图斯克曾讽刺说:“有美国这样的朋友,谁还需要敌人?”欧洲国家近年来的一系列调查和知情者的爆料,将“美国第一”“美国唯一”的霸权主义心态和嘴脸大白于天下,同时也将一个“幻想狂+孤独症”患者般的美国展现在世人面前。美国的恶行与丑态不仅为世界热爱和平的人民所不齿,而且也越来越让其“盟友”寒心。

丑闻会再次不了了之吗

    为什么美国选中丹麦作为对欧洲多国的监控点?多家媒体披露,原因之一是丹麦拥有多个主要网络登陆站,可与瑞典、挪威、德国、荷兰和英国之间的海底互联网电缆连接。南丹麦大学情报学专家托马斯·弗里斯对媒体称,丹麦需要在美国和欧洲国家之间选择与谁合作,最终选择了美国人,这对欧洲伙伴很不利。丹麦政界有人质问:“丹麦情报机构不正是美国的长臂吗?”

    对于美国的一贯作风,其盟国心里都有数。瑞典情报分析教授阿格里尔对媒体称,2020年就有消息说美国在丹麦的帮助下截取瑞典国防工业秘密,现在事实证明美国的监视范围更大。他对美国监视瑞典这样的国家并不感到惊讶,因为美国安局与很多欧洲国家及其情报部门签署了合作协议。

    丹麦议会国防委员会发言人弗莱霍姆对媒体表示,此事意味着丹麦的亲密伙伴瑞典、挪威和德国的政界领导人无法再信任丹麦,如果丹麦是明知故犯,问题就更严重。弗莱霍姆认为,丹麦政府首先欠邻国一个深切道歉,此事必须调查到底,并杜绝再犯。但她悲观地指出,她不相信此类情况会得到调查和制止。丹麦政治评论员约阿希姆·奥尔森也消极地认为,由于涉及情报等原因,丹麦政府不会公布对此事的内部磋商结果。

    丹麦国际法研究所研究员赫勒斯特维特认为,国际法允许各国互相监视,以防止战争、降低战争烈度,但还有一个“君子协议”,即一个国家不应监视任何盟国。哥本哈根大学刑法名誉教授乔恩·维斯特加德认为,根据丹麦法律,外国情报部门不能对丹麦军事信息或政治敏感信息进行监视。丹麦人权研究所负责人佩妮·博伊·科赫认为,这种邻国间谍活动不符合丹麦及其盟国的利益,而且破坏了丹麦的政治体制。

    事实上,美国与一些欧洲国家情报部门进行合作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美国又一次给诸多盟国下套添堵,也再一次让世人看清美国所谓亲密盟友的本质。古人云:德不孤,必有邻。倒行逆施必将祸及自身。美国一意孤行地背信弃义,甚至对所谓盟友也大干缺德事,正朝着“孤家寡人”的境地一路狂奔。 

(本报赫尔辛基、布鲁塞尔6月1日电 本报驻赫尔辛基记者 张智勇 驻布鲁塞尔记者 刘军)


本文来自环球国际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