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度如何?


时间:2021-06-0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制图:杰伊本特(Jay  Bendt)

制图:作者杰伊本特|内奥米奥拉西

翻译|红猪

人工智能领域有一句话:“简单的事难,难的事简单。”这就是所谓的“莫拉维克悖论”,这是为了向西格丽德的西格丽德创始人汉斯莫拉维克致敬。最近有一本书详细解释了这个悖论。这本书的作者是计算机科学教授梅勒妮米切尔(Melanie Mitchell),书名叫《人工智能:人类思考指南》(人工智能:a思考人类指南)。那些大多数人觉得难的活动,比如下棋或者解高等数学,机器很容易计算出来。但是很多让人类觉得简单甚至琐碎的任务是机器无法克服的。

二十五年前,卡斯帕罗夫成为第一位输给电脑的象棋特级大师。到目前为止,计算机程序已经能够在扑克和围棋比赛中击败一流选手。电脑可以创作音乐,甚至可以通过著名的图灵测试——,就是欺骗人类,让人类觉得自己在和另一个人说话。而那些大多数人认为简单的事情,让电脑觉得很尴尬,比如学习母语,通过肢体语言推断行人是否要过马路——,这些都是人类司机不假思索就可以做到的,但对于最先进的自动驾驶汽车来说,就很难了。

每个研究人员都会告诉你,象棋相对简单,因为它遵循一套严格而刻板的规则,导致可能性有限(虽然这个数字很大)。然而,推测行人的意图是一项更加复杂和灵活的任务,很难简化为几个规则。这无疑是正确的,但在我看来,把AI系统总结的经验应用到目前更紧迫的问题上,也许能让我们学到更多。姑且称之为“疫苗-接种悖论”。

熟悉生物学的每个人都可能对最近疫苗开发的速度印象深刻: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研究人员开发出了一种能够有效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疫苗。Moderna疫苗和Pfizer -BioNTech疫苗都是利用信使RNA(mRNA)给细胞下达指令,在新型冠状病毒表面产生尖峰蛋白,从而刺激机体产生抗体,对抗真正的病毒感染。这是一项精彩的生物技术研究,为今后类似的mRNA应用指明了方向。

但是现在,这些疫苗上市已经有几个月了,让美国人完全接种疫苗仍然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困难不仅在于过去一年美国困难的政治局势,还在于严峻的后勤挑战。在疫苗获得批准之前,一些卫生专家担心玻璃瓶、注射器或制冷设备的短缺。其他人指出了疫苗犹豫不决的问题。当疫苗上市时,疫苗接种计划受到一系列新问题的困扰,如时间安排和其他常见任务。现在我们发现像开发疫苗这样的难题(相对)简单,但难点是疫苗接种,应该很简单。

也许是时候重新思考概念的划分了。我们一直觉得象棋很难,因为高手不多,绝技高手也很少。相比之下,仅在美国就有近400万护士,其中大多数应该知道如何接种疫苗。如果情况需要,大多数人可以学习驾驶卡车运送疫苗。然而,这种观点混淆了“困难”和“稀缺”。正如前面人工智能的例子所显示的,从某个角度来看,每个人能做的其实都很难。或者,我们把难以构思的概念和难以完成的事情混为一谈。量子物理在概念上很难,在一个多样性极其发达、卫生系统高度分散的国家注射6亿疫苗,在实践中更是令人惊叹。

我们说物理是一门“硬”科学,因为研究对象大多独立于复杂的人性,由它导出的规律(至少在正常情况下)可以给出确切的答案。但物理和化学不会告诉我们如何设计有效的疫苗接种方案,或者如何解决行人过马路的问题,部分原因是这两个学科对我们理解人类行为没有帮助。社会科学很少给出确切的答案,但也不简单。在解决现实问题时,似乎所有让我们犯错的问题都是看似简单直接的。疫苗接种悖论告诉我们真正困难的科学是那些涉及人类行为的科学。


本文来自环球国际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