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路过骗子


时间:2021-06-0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原标题:我路过骗子

骗子发了两条诈骗新闻

朝阳区反诈骗中心的短信提醒

朝阳区反诈骗中心短信提醒,作为记者,我还是不敢相信。看了同事写的各种诈骗案例,校园贷款诈骗,养老金诈骗,杀猪骗局等。我差点被——骗了。当时,欺诈已经达到80%。如果不是诈骗犯突然打断他的声音,我的账户余额可能是“0”。

回想起来,欺诈电话并不是什么新鲜事。骗子伪装成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说我在天津涉嫌洗钱案,让我去位于前门东街的北京市公安局现场查证,谎称公安局中午11点下班。

如果发生在周末,我可能会更谨慎地打电话,但那是5月的一个工作日,上午9: 57。不知道骗子这次是不是故意选择的。这时,我正在家里工作。打车到公安局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正好在那里关门。电话那头的骗子还提醒我下午要报警。

骗子自称是警察的时候,我并没有怀疑,因为他能准确说出我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今年上半年,身份证丢了。接到电话,我的第一反应是我的信息泄露了,所以我参与了洗钱案。

然后,“警察”威胁我。他声称在主犯身上发现了一张以我名义注册的银行卡。主犯的供词里还提到,银行卡是我生活困难的时候卖给他的。他问我:“这个怎么解释?你知道卖银行卡是违法的吗?”

我辩解说不认识主犯,他马上打断我,强调银行卡是以我的名义注册的。一旦非法洗钱罪成立,我将面临惩罚。我又问我:“这个后果很严重。你知道吗?”

我被他说的话吓到了。听说我心慌,他建议我去天津报案,以澄清与洗钱案的关系,并强调如果我两小时内不到,天津警方会向我发出“冻结管制令”和“刑事拘留令”。

恐惧让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漏洞。所以,当对方提出电话核实的时候,我立马就答应了。我当时不知道公安机关不会只通过电话办案。

后来我就纳闷了,他为什么要说天津的洗钱案,而不说北京的洗钱案。也许是因为和其他地方的距离太远,大多数人都赶不上,所以通过电话解决问题是符合逻辑的。考虑到人们可能会先去北京当地公安局核实,所以提前选择时间,这样你在北京就赶不上了。

我问他警察身份的时候,他也以此为借口,说是因为我来不了。我后来注意到他被质问的时候僵了几秒钟,但是反应很快,马上就冷静下来了。

当他和所谓的天津警方接通后,我脑子里闪过几个念头:要不要把这件“不光彩”的事情告诉单位,说我下午去天津是因为“警察”通知我卷入了一起洗钱案,突然想到,如果我能通过电话解决,就不会有人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不光彩的事情,下午的工作可以照常进行。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刚刚缓过劲的脑袋被一个新的声音打断了,几乎只有几秒钟。

接下来是新一轮的恐吓。

或者是男声,听起来比第一个老。他像往常一样问我基本情况,再次强调如果12点前不报案,就发两张“逮捕证”,说在那张银行卡上发现的洗钱金额高达50万元,判7年以上有期徒刑。问我“你明白吗?”

这时我重新进入了他们创作的语境,恐惧的感觉又回来了。

在询问过程中,他还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反复确认我的周围。他敏锐地察觉到我房间里的喵喵声,误以为旁边有个孩子。确认是宠物后,让几个人分享,室友在哪里,是否

律责任。

    隔绝了室友、家人,接着是隔绝来自互联网的干扰。他以不能泄露消息为由教我如何拦截电话、拦截短信,并打开手机免打扰模式。

    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关键步骤致使我没有接到北京反诈中心的电话。

    我之所以会按照他的步骤操作,一是因为不断的恐吓让我愈加害怕,声音都颤抖起来;二是他在恐吓之余还时而安慰我,让我感觉他心存善意。

    我问到为什么别人能以我名义办卡,他也不回避,跟我解释,那些“歹徒”很可能用我的身份证复印件,再克隆一张跟我相符的照片,拿去银行办卡,银行工作人员认不出来。

    这些安抚都给了我一种错觉,以为他是在替我解围。我那时感觉自己已成为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命运全仰仗电话那头的“警察”,害怕中又多了一份感激,不知说了几次“懂懂懂”“明白明白明白”。

    刚加QQ时,他就将“警官证”发给我,我瞥了一眼,有他的照片,编号,姓名,他还主动跟我视频,视频里,骗子穿着警服,跟照片一样,身后还摆放着黑色沙发,所处空间很像派出所的办公室。

    但视频只持续2秒就断了。后来民警跟我说,诈骗者可以通过PS,伪造成照片里的人跟我视频。

    得知我是记者后,他跟我聊上了,“自个儿是当记者的,还那么粗心大意,往后别将你的身份证信息这么搞了,明白吗?”我提到我们报道过诈骗案,他还发给我两篇诈骗新闻,说这件事情过后也可以替他们报道。

    我当时觉得这警察内行。现在想起来,他们很擅长和不同职业的人聊家常,以使对方放下防备,假如我是医生,可能他又会换另一副面孔,聊起现在紧张的医患关系。

    那时,距离我接到电话已过去1个小时,我坐在椅子上一动没动,缩在封闭的房间里,又怕又无助。但是对骗子,我已完全放下防备,甚至对他有一丝亲近感。

    再次确认我周围没有人后,他终于开始进行下一步,让我下载某款浏览器,打开一个网页核实信息。我看到一个输入案件编号的对话框,用手机截了屏。

    就在这时,视频突然断了。

    本来我情绪一直紧绷,这停顿再次将我拽回到现实世界,我那时还没反应过来,接连两次给他发视频,无人回应。这时,直觉告诉我不对劲,既然笔录这么着急,这人怎么还能失联呢?

    我在手机搜索“×××洗钱案”,看到不少诈骗新闻,点开第一条新闻,发现主人公被骗套路跟我一样。那一瞬间,我的头顶仿佛被浇了一盆冷水,彻底清醒,确认自己受骗。

    冷静几分钟后,我开始报警。10分钟后,附近派出所的3位民警来到我家门口。中途,骗子又换QQ加我好友,跟我解释,因为发给我两篇有关诈骗的新闻,号码被封。

    后来民警解释,可能是他的QQ号被检测到有问题,随之被封锁。

    我后来查询同类案件,猜测接下来,他很可能以帮我暂时保管资金的名义,让我输入银行账户和密码,趁机将钱转走。很难说,当时被恐惧支配的我还能保持理性。

    警察“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时,我找借口挂断骗子语音,匆匆套上外套,穿上家居鞋就跟警察走了。

    我一路高声跟警察说起诈骗过程,但他们听完很平静,说这种事情很多。我在派出所等待的将近40分钟里,先后又来两人报案,跟我被骗的手法如出一辙,其中一位诈骗者说对方牵扯了广州洗钱案,不过幸好,他们都和我一样没什么经济损失。最后,我把诈骗者的QQ、电话,浏览器链接提供给警方,希望不要有人再中招。

    办完所有手续已到下午1点。回家路上,我发现手机停机了。原来,北京反诈中心在12点半左右给我打过电话,电话被拦截后,怕我继续上当受骗,他们将我的手机停机,又通知家人联系我。第二天,我发现,支付宝的付款功能也被停用了。

    事后,在跟同事吐槽这次糗事时,大家也想起被诈骗的往事,一位同事曾经被“星探”带去拍模特照,最后对方敲诈她500元。还有一位同事在着急登机时被假冒航空公司的骗子骗走9000元,但这些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几年过去,骗子也进阶了,手段多样,心理素质过硬。就在我接到诈骗电话当天,一则“反诈宣传员被诈骗18万元”的新闻上了热搜,诈骗者谎称自己是某金融平台的客服,骗她大学时使用过该平台的校园贷,不注销会影响征信。想到大学时曾把身份证借给大学同学,反诈宣传员也上当了。

    “我稍微有点迟缓,他就催我说没有时间了,转账的界面会过时的,有一丝丝迟缓就立马催,立马就让转。”这位宣传员感慨骗子深谙心理学。

    重新复盘这次被骗过程,我也忍不住感叹诈骗者的狡猾:他们不嫌麻烦,以真警察的口吻和心态,跟我聊天,引诱我入局,加之恐吓、安抚的手段,操纵我的情绪,不留给我丝毫喘息的时间。

    这事也不是毫无漏洞。如果接听者真的去公安局,他们就白折腾一遭,但没什么损失,就在我被诈骗前不久,还真有人接到同类型诈骗电话后,从河南跑900多公里去杭州“自首”。

    认真想想,我入局的起点,源于我以为自己私人信息泄露。这对每个人来说极有可能发生,我们的信息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落到骗子手中,或许在给别人使用过身份证后,或许在商场门口登记过个人信息后,或许在丢过一次身份证后。

    面对无孔不入的诈骗,我们能做的或许只有多学法律常识,了解更多诈骗知识。民警后来让我下载“国家反诈中心”的软件,说可以在上面识别陌生号码。

    就在写这篇文章过程中,我又接到一个号码有十几位数的陌生电话,又是一个陌生男性的声音,刚问完我名字就突然挂断——大概率又是一个诈骗电话。

尹海月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6月02日 06 版


本文来自环球国际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