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地区融入新的发展模式的途径和方法


时间:2021-06-0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原标题:西部地区融入新发展模式的途径

西部地区在中国整体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促进西部地区更好发展,可以有效拓展经济社会发展空间,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奠定坚实基础。如何利用好西部地区现有的优势,用区域发展服务新的发展模式,将区域发展融入新的发展模式,是当前西部地区需要努力解决的重大问题。

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以来,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巨大的历史成就,产业结构现代化加快,基础设施显著改善,基本公共服务体系日益完善,城市化水平不断提高,公用事业全面进步,生态环境不断优化。但是,也要看到,西部地区发展不平衡不足的问题仍然突出,巩固扶贫攻坚成果的任务仍然艰巨,与东部地区的发展差距仍然很大,仍然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短板和薄弱环节。这些不足和弱点不仅是西部地区实现自身高质量发展需要解决的问题,也是加快构建新的发展模式的重要突破口。

从资源禀赋来看,西部地区资源丰富,尤其是清洁能源富集和良好的产业支撑能力,能够有效提升我国战略资源的自主供给能力,提高我国在国际资源市场的竞争力;从发展空间来看,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参与生产分工的能力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是实现东西部经济互补性的“战略支点”,表现为资源和要素的互补性,以及产业结构的互补性;从需求市场来看,西部地区市场广阔,基于自身发展要求,可以有效扩大内需,促进中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更好发挥;从对外开放的角度来看,西部地区可以发挥“东西贯通”的重要作用,是中国由西向北的“战略通道”,也是促进区域协调发展、不断扩大对外开放的重要环节。

构建新的发展模式是与时俱进、提高中国经济发展水平、塑造中国国际经济合作与竞争新优势的战略选择。立足新的发展阶段,西部地区需要落实新的发展观,正视发展中的痛点和难点,充分发挥现有优势,明确推进发展的主要方向和关键环节,在服务和融入新的发展格局中展现新的成就。

一个主要的攻击方向:

发展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

构建高质量的全面开放新格局是促进国际流通的客观要求,也是高质量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中国西部地区毗邻中亚等国家,具有向西、向北开放的巨大地理优势。今后一个时期,以“一带一路”为先导,加大开放力度,发展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应该是西部大开发的主要方向。

西部大开发的重要基础是建立多层次、高质量的开放渠道。高质量的基础设施不仅是加强国家间经济联系的重要基础,也是促进中国各地区经济开放的必要条件。完善互联互通基础设施有利于充分发挥西部地区的资源禀赋优势,更好地融入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

推进西部大开发的一个重要切入点是推进服务业的开放。与制造业相比,服务业的发展更依赖于下游市场的需求。传统服务业和生产性服务业都趋向于“贴近市场”,形成空间集聚。随着西部地区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人均收入的不断提高和市场主体规模的不断扩大,服务业及其开放发展将获得更广阔的市场空间。

两条现实的道路:

走向价值链高端,坚持协调发展

西部地区立足自身优势,积极服务和融入新的发展模式,不仅提高了当地资源和能源深加工能力,而且加强了西部地区内部和西部地区与其他地区的协调发展。

努力爬到价值链的顶端。西部地区资源和能源丰富。要利用好这一优势,大力增强资源能源深加工能力,保持当地相关产业高附加值,促进当地经济转型升级。对此,西部地区需要继续加强在制造业价值链低端的竞争优势,同时积极承接东部和中部地区的产能转移,加快建设

拥有核心技术并占据价值链中高端环节的产业链。具体来看,需落实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实现供给与需求更高水平动态平衡,处理好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与推动开放创新的关系,维护产业链安全,并实现多维目标的有机统一。

实现区域内部与区域之间的协同发展。西部地区与东中部地区的发展水平仍有差距,其内部各省份的发展水平也差异较大。对此,需进一步加强西部地区内部各省份的协同开放、加强与东中部地区的互动合作,将西部开发开放与支持东北地区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和东部地区率先发展等联系起来,与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联系起来,协同推进。

三个重要抓手:

要素资源、消费市场、营商环境

在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大背景下,西部地区要充分发挥自身作用,需以开发利用要素资源、激发消费市场潜力和优化营商环境等为抓手,以关键环节牵引整个地区的发展。

一是高质量开发利用各类要素资源。我国西部地区自然资源禀赋优势明显,土地广袤,矿产、水利、太阳能、风力、地热等资源蕴藏丰富,开发潜力巨大。进一步科学合理地开发利用资源,有力提高资源的使用效率和产出效益,将有助于促进西部地区资源要素与东中部地区资本要素的流动和交换,有助于西部地区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二是发掘消费市场的巨大潜力。以激活区域消费为基础,以扩大外来消费为重点,以培育具有聚集辐射能力的消费中心城市为核心,抓住最具潜力的消费领域,培育线上线下融合发展新模式,着力打造一批消费增长极,助推西部地区建立起辐射周边、影响全国、吸引世界的梯度消费格局。对此,需以数字技术驱动新业态新模式发展,更好把握新的消费场景,促进多领域消费升级,适应消费个性化多元化需求。

三是切实优化营商环境。推动新产业形态和商业模式的普及应用、创新赶超以及向开放领域的延伸,是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题中应有之义。目前,西部地区市场化程度尚不足、市场及市场主体培育尚不足,需加快对新产业形态和商业模式的应用,以此带动西部地区资源整合能力、自主创新能力和外源技术吸收能力的大幅提升,加速弥补市场发育方面的短板。

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不仅从多个方面对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提出了新要求,也意味着西部地区与东中部地区将共同构成撬动国内外优质资源、激活高质量发展动力的引擎。西部地区需以全新的思路、务实的举措,服务和融入新发展格局,发挥应有的作用。

(作者单位: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


本文来自环球国际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