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平台案件攀升版权纠纷成为焦点


时间:2021-06-0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来源:今日北京商业

原标题:社交平台案件攀升版权纠纷成为焦点

社交媒体平台的创新和发展带来了个人信息安全、平台责任、消费者权益和知识产权保护等治理挑战。如何合理确定平台的责任和行为边界?如何引导新技术、新业态在法治轨道上健康有序发展?6月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介绍互联网社交媒体平台案件审理情况。

北京互联网法院院长张文表示,随着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快速崛起和创新发展,涉及网络社交媒体平台的案件数量逐年增加,2018年9月至12月共收到458起案件,2019年收到8011起案件,2020年收到10424起案件,同比增长30.12%。在社交媒体平台纠纷中,版权纠纷占比最高,占87.71%。

 强化新业态知识产权保护

随着新技术和新格式的发展,网络游戏、网络视频、数字音乐、网络教育、知识支付、有声图书等领域的知识产权保护呈现出新的趋势。在新闻发布会上,北京互联网法院还讲述了相关典型案例。

比如网站运营者享有《战狼2》等电影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网络用户可以通过购买VIP会员观看。被告作为某App的运营方,购买了该网站的13名VIP会员,通过登录会员账户获得了原告网站上的正版电影资源,并为其App用户提供付费播放服务。

本案中,原告网站认为被告侵犯了其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构成不正当竞争,而被告辩称其提供的“共享会员”的商业模式不影响原告平台的收益和商业价值,不构成侵权。

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发现,被告超越VIP会员使用权限,具有明显的“搭便车”和“食人育肥”特征,主观上具有明显的恶意。分享要建立在各方互利共赢的基础上。被告所谓的“共享会员”盈利模式,是以侵占原告合法经营资源、利用原告竞争优势、损害原告合法权益为基础的,不符合诚信原则和互联网行业的商业道德,构成不正当竞争。一审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和合理费用2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6月1日正式实施的新修订的《著作权法》,将电子作品改为视听作品,显著扩大了电子作品原有的保护范围,也强调了新兴领域的权利保护。卓伟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志峰对《今日新京报》记者表示:“以网络游戏为例,以前的司法判例对哪些类型的物品应当受到版权保护并不统一,由于适用规则不同,结论可能会有本质上的不同。但由于客体难以归类,不应保护其著作权。而是要结合原被告的主张,在不同的案件中找到需要保护的对象,确定不同的侵权判定方法,进而得出更加公正合理的判决结论。”

“随着AI、大数据、5G、云计算等新技术的应用和深化,传统的社交模式和沟通方式发生了创新性的变化。社交媒体的虚拟化和去中心化极大地影响了传统的侵权认定规则。”张文还说,比如原本只提供技术或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的平台运营商,开始在平台上与用户合作(比如主播等。)或者从中获取利润份额,这就挑战了传统的避风港原则。他们的法律责任只能根据具体场景下的具体行为和利益来界定。

混业经营成风需合理认定责任

“避风港”原则是指当发生侵犯著作权案件时,网络服务提供者仅提供空间服务而

然而,随着社交平台的发展,传统的避风港原则有被滥用的风险。而且很多平台已经从单一平台变成了提供不同领域服务的复合平台。社交媒体平台的跨境运营越来越明显,呈现出业务模式灵活、应用场景多样化的发展趋势,形成了巨大的新平台经济生态。

比如短视频平台利用用户规模,推出“带货直播”来跨境转型电商,导致平台性质混乱,责任重叠;微信,QQ等。通过推出“视频号”、“微贷”、“理财沟通”等新功能,实现了社会链、内容链和金融链的整合重组,意味着他们将在法律上承担更高的资质审查、内容监管和数据安全义务。

ble ">  混业经营下,平台推介内容日益丰富,公众号软文、促销抢拍、社群团购等运营链上包含了平台、主播、品牌方和媒体运营方、卖家、消费者等多方主体,可能涉及到广告、买卖、分销、代理等多重法律关系。一旦发生纠纷责任主体难确定。同时,复合平台需要分业监管,容易带来监管重叠和监管空白。

  “网络侵权行为人往往具有分散性、匿名性等特点,而平台作为供给侧和需求侧二者的连接点,处于信息、经济、法律上的优势地位,并直接或间接从侵权行为中获利,需要加以规范。”张雯说。

  如在“陪你看”著作权案中,法院认定直播平台为陪伴式观影设置专区并承诺向主播提供影视资源的行为,不等同于仅提供网络服务,应承担与其经营利益相匹配的义务及责任,明确直播平台不得以创新之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不得以服务为名牟取不当利益。

  格式条款问题突出

  除了运营链上主体多监管难,北京互联网法院调研认为,平台格式条款问题也较为突出。

  基于平台“一对众”的产业模式以及在合同订立中的优势地位,平台在格式条款中免除自身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的问题较多。如有的平台在格式条款中排除了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在格式条款中为自己设立了单方变更权,但未在协议中载明不得侵害消费者利益的义务,或通过格式条款的方式约定“使用即同意”内容,侵害消费者权益的现象仍大量存在。

  在“超前点播”服务合同案中,北京互联网法院认定“超前点播”模式本身不违法,但侵害了身为黄金VIP会员的消费者合法权益,强调平台探索新的商业模式,不得损害用户依照法律或者约定享有的权利。

  同时,平台集中海量用户数据,负有对个人信息的收集和利用进行有效监管的义务。在实践中存在平台未经用户同意非法收集个人信息,或超越目的、方式和必要范围过度收集个人信息等情况,这些均对个人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造成重大隐患。

  张雯表示,下一步,北京互联网法院将针对新兴互联网产业发展不规范、打法律擦边球问题,加强保护市场公平竞争秩序,严厉打击网络刷单炒作信用、身份盗用、“薅羊毛”等网络灰黑产业。针对网络环境下知识产权保护的新特点、新需求,明确新类型知识产权的权利属性、保护范围和追责机制,鼓励数字经济创新发展。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王晨婷


本文来自环球国际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