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影成了血战战场 腰作品没活路?


时间:2021-06-0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原标题:网络电影成了血战战场,腰作品没活路?

图片来源:Unsplash-Jakob  Owens

图片来源:un splash-Jakobowens网络电影市场已经成为一个“血腥”的战场。

如果说2020年是网络电影整体腾飞的一年,那么在Q1 2021年,网络电影的整体表现就有些不尽如人意了。15部网络电影突破1000万票房账号,比去年同期少8部。去年有很多作品如《奇门遁甲》以不错的票房数字一次次冲向大家。但现在它已经进入Q2,能引起广泛讨论的网络电影仍然屈指可数。

票房没有明显提升,传统爆款题材也没有惊喜。创新主题很少,这是大家的普遍看法。另一方面,肉眼可见,网络电影的制作、营销、演员都在往上走,综合成本上升到一个数量级,还在上升。最高投资额甚至超过了5000万,直接超过了中小型影院电影的成本。

与此同时,平台不断更新会计规则,传统和新兴的影视公司不断进入市场,老戏骨和流动演员频频出现争夺网络电影一兄一姐的位置,很多电影的营销成本也与院线电影不相上下.在大多数从业者眼中,网络电影经过多年的发展,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重要的突破阶段。

在这个节点下,从平台到影片,每个人都在极度压缩腰部作品的空间,而头部作品的水准则进一步提升。

腰不再?平台和制作人都在抢时间

“中腰片生存几率大。如果制作公司以后拍不出顶级的片子,在这个行业大概也不会发展的很好。质量改进和降低今年将取得非常实质性的进展。”淘大梦创始人首席运营官王文水在谷多峰会上的这番话得到了大家的广泛认可。

此刻,网络电影市场的从业者越来越觉得,与前两年的爆炸式增长相比,今年的网络电影进入了突破阶段。最明显的是,每个人拍一部人头网络电影需要更多的钱。七大娱乐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思思公开表达了自己的感受。“原来我们拍一部800万的网络电影(包括营销)没有基本问题,但是现在一部东北喜剧类型的小成本电影的成本和营销已经超过了1000万。”

在过去的两年里,投资从100万英镑增加到1000多万英镑。据了解,目前的人头网络电影标准投资在2000万左右。

中乐影视创始人兼总导演林珍钊曾执导过多部网络首部电影,他回忆了近年来网络电影成本的变化:一开始,一部网络首部电影的成本约为800万~ 1000万英镑,而在过去的两年里,这一数字已升至1200万~ 1500万英镑。目前大概2000万是一部人头在线电影的配置。

去年,在林珍钊拍摄《倩女幽魂》的费用是2000多万元,《倩女幽魂》的总费用大约是4000万元。林珍钊还透露,他们今年将拍摄的《神雕侠侣》的投资额很可能会达到5000多万。

片方加大投入的背后,平台的助推不可或缺。梅颖媒体的联合创始人和内容副总裁张玉成不止一次提到,现在基本上所有的票房账户都集中在头部。

由此可见,网络电影的头部效应非常明显,只有做好头部内容,电影方才有更大的盈利概率。年初的时候,三大平台不断更新会计规则的背后,目的都是一样的,让制作人更专注于头部内容。

舒淇友宇副总裁李思雯告诉谷多,目前几大平台的会计规则正在向前端工程倾斜。这就意味着越是一把手工作,越会受到平台的青睐。

今年年初,艾奇

艺针对S级影片开启PVOD模式,这让不少从业者迈大了步子。李思文透露奇树有鱼考虑针对这一模式规划专项开发,“在没有PVOD模式以前,网络电影的成本相对受限,但如今,我们会把之前不太敢或者做不了的片子,做一些创新类型尝试。”

视频平台加码头部网络电影一个重要的原因指向了会员拉新。如今视频平台会员增速放缓已然是不争的事实,而大多数内容都并没有起到为平台拉新的效果,相反大家更多在消耗平台会员存量,这也导致网络电影想要实现票房突破并不容易。而且不仅仅是网络电影,任何内容只有达到头部才有实现破圈的可能性。林珍钊告诉骨朵,目前平台都比较鼓励影视公司做头部作品,这样才能给平台拉新、创造新价值。

分账规则的改变让制作方不断往头部靠,与此同时,视频平台也开始将网络电影品牌化,如在今年春节,三大视频平台就联手发起了网络电影线上春节档,集中释放不同类型的网络电影,其中涵盖了《发财日记》《少林寺之得宝传奇》等作品。而据骨朵了解,不少网络电影公司都在根据档期专门开发一些网络电影作品。

大导演、演员入局,但网络电影越来越看重编剧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近两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网络电影的队伍中,特别是去年疫情让更多人看到了网络电影这块市场,大家跑步进场。在一年多的时间内,院线团队、剧集公司以及王晶、赵文卓、张一山、吴樾、陈小春、曾志伟、欧阳震华、黄奕等大导演、中生代演员、老戏骨都已经加入到网络电影中,这也在改变着网络电影的制作模式。

很多人把院线团队做网络电影看作是成一种降维打击,但事实并非如此。

“网络电影、院线电影的内容制作逻辑是完全不一样的。”林珍钊觉得,打造一部高完成度且符合要求的网络电影的难度不亚于完成一部院线电影。这主要是因为网络电影讲故事的方式同院线电影完全不一样,而且还要严格把控成本、时间。李思文也表示,从2016年至今,每年都会有新的公司入局网络电影市场,但每年也都有大量公司被淘汰。

这也进一步证明了网络电影和剧集、院线电影之间是存在着壁的。

早前一部剧火了后,其“同名”的网络电影也会一拥而上,或者在某一院线电影上映时,一系列网络电影也在同期播出蹭IP热度,这也是早期网络电影经常开发的类型。但如今随着这些剧集、院线电影公司入局,他们直接以各自的大剧为抓手开发网络电影进行联动,如留白影视、新丽电视就在年初分别申报了网络电影《风起洛阳之源起》《赘婿之赘梦奇缘》。

剧集、网络电影的同团队开发看似是一门好生意,但面临的风险也不低。“恰恰因为剧集、网络电影一起做,团队对该项目的基本内容,价值一致,因此做出来的网络电影避免不了与剧集比较,而团队对网络电影的投入相比于剧集也会相对较弱,这就意味着它很难与一般的头部网络电影相匹及。”林珍钊每年都会看到这种情况。

面对老戏骨以及不少流量演员的入局,网络电影表现出了明显的谨慎态度。

林珍钊表示,对于一部头部作品来说,首先题材要选对,然后品质做得也不错,这时候恰好有明星在,那么这部作品就有非常好的价值。而现在不乏存在一部分卡司不错、但内容逊色的网络电影,最终这样的作品也沦为了炮灰。“演员与作品适配才是引流的关键,如果把一个演员放到与他个人属性相差很大的项目里,其实起不到很大营销宣传作用。

网络电影对演员的追逐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高了,现在他们只是其中一环,网络电影真正要拼的是好故事,是大家的一致观点。而林珍钊也深刻感受到,头部网络电影的标准变得越来越高。“在过去随便一个还不错的IP都能叫做IP,但现在只有像《神雕侠侣》《倩女幽魂》《鬼吹灯》这类比较顶流的、能够引起全民议论的IP,然后再加上好的制作和演员阵容,才具有头部、超头部网络电影的品相。”

李思文也表示,如今网络电影在制作上的升级空间已经相对缩小,更大的升级空间主要集中在内容创作上。主流题材的选题、故事、剧本每年都要升级,奇树有鱼比较青睐现实题材作品,会持续投入。

在骨朵的采访中,大家都比较赞同高票房低口碑的网络电影已经活不长久了,找不到编剧成为网络电影市场亟待解决的问题,而制作公司们也越来越愿意为剧本花钱,对剧本的投入不限制价格。

网络电影的未来空间在哪?

网络电影市场十分热闹,最明显的数字便是在今年1月重点网络影视剧规划备案上,300多家公司申报了456部网络电影,涵盖古装、当代、近代,武打、乡村、科幻各个类型,而不少公司申报了3部以及3部以上片子。

但网络电影一片赞歌的时代似乎已经过去,开始进入“超级竞争”时代。“小院线”概念提出,让网络电影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化和影响力,而越来越多大咖(导演、演员、电影班底)入局,又正在推动网络电影的质变达到一个新高度。网络电影各项门槛被提升,中腰部作品减少,头部作品的标准抬高。

“如今,网络电影已经发展到不再简单追求数量的阶段,要实实在在看质量,网络电影行业在今年会迎来一个分水岭或转折点”这一观点得到大家的认可。

可见,网络电影提质减量或将在今年出现明显效果。因此,越来越多的网络电影公司一方面在传统题材如东北喜剧、古装玄幻、怪兽灾难等,找到自己的升级点,另一方面,他们也在跳出网络电影市场,在更大的市场思考网络电影的可能性,布局创新类型,为自己和平台找到更多的用户增量。

以在网络电影市场已经发展的十分成熟的怪兽片为例,在大多数怪兽片中,其基本剧情都为怪兽与人类产生对抗,开始追杀和反追杀。而王文水透露,在他们即将露面的下一部怪兽片中,已经不再让怪物与人类成为对抗关系,两者会产生情感互动和交流。这是他们在怪兽片内容升级上的一大突破。

而纵观今年取得不错分账票房的《兴安岭猎人传说》《浴血无名川》等网络电影,无疑都是抓到了类型缺口。《兴安岭猎人传说》满足了观众对民间传说向故事的需求,战争题材的《浴血无名川》吸引力不少年龄偏大用户的喜爱。

林珍钊表示今年他们有一半的作品是过往已经十分成熟的IP,而另一半则是新类型。奇树有鱼会在深耕现实题材的同时,在各个类型努力做创新,创新虽然面临风险,但可能带来新的想象、新的可能。而映美已经将手伸向了爱情片,米和花也瞄准了网络电影市场并不常见的传统武侠赛道。此刻寻找创新缺口已经成为网络电影公司的一大方向。

与此同时,大家对内容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内部创作流程越来越规范化。“之前可能一个剧本能够在一两个月内就开发出来,但现在一个剧本需要开发半年到一年,越来越接近院线电影的创作周期。”是张斯斯的直接感受。

随着平台规则的变化与源源不断的新入局者,经过了多年发展的网络电影正在经历着一次大规模的提质减量,最明显的便是腰部作品在逐渐消失,头部网络电影的标准被拉高,这都让一直身处其中的从业者们感触颇深,而大家也在主动求变,一点点摸索,保证自己不在这个分水岭中倒下。


本文来自环球国际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