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本土恐怖主义滋生,防了外患却生了内乱


时间:2021-09-11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海外网评:美国本土恐怖主义滋生,防了外患却生了内乱

[编者按]

9月11日是911事件20周年。“9.11”事件是二战后美国第一次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袭击事件,美国随即发动了两场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然而,20年的反恐战争浸透了鲜血和泪水,很难说是一场胜利。为了分析美国20年反恐战争的得失,海外网推出了“回顾911事件20周年”系列评论,共三篇评论。

———————————————————————————————————————

美国即将庆祝911事件20周年。随着这个日期的临近,美国的紧张局势也在加剧。当地时间9月1日,美国国土安全部(DHS)和联邦调查局(FBI)宣布,外国恐怖组织可能正寻求利用这一周年纪念日对美国发动恐怖袭击,并可能利用美军撤离阿富汗等事件来激励美国国内的暴力极端分子。

这是美国安全部门今年发出的第三次恐怖主义警告。8月13日,DHS宣布美国处于“威胁不断增加的环境”,包括来自国内恐怖分子的威胁、来自外国恐怖分子的威胁和来自“恶意外部势力”的威胁。1月27日,DHS发布两年来首次针对地方极端主义的恐怖主义警告,称一些对美国大选结果不满、受意识形态驱使的极端分子可能会继续制造暴力事件。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发布的三份公告中,既提到了地方极端主义,也提到了国内恐怖分子。在美国通过“反恐战争”阻止国际恐怖主义对本土的袭击的情况下,美国国内的恐怖势力正在成为美国不得不面对的严重安全威胁。

恐怖主义在美国的兴起是美国社会撕裂和种族对立加剧的结果。“9.11”事件及随后的“全球反恐战争”序幕,成功凝聚了美国社会,弥合了两党分歧,促进了“反恐大前提”上的全国共识、党际合作和政策连续性。然而,随着战争的推迟和最终目标的未能实现,美国社会在过去的十年里经历了金融危机、占领华尔街运动、茶党运动等事件。此外,两党政客一直在操纵“身份政治”,导致二战后美国社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社会撕裂。极端右翼极端分子和极端左翼极端分子处于政治光谱的两极,不断在美国制造恐怖袭击。例如,联邦调查局在2019年调查了850多起暴力袭击,其中大部分涉及反政府极端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虽然美国对本土恐怖主义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但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的一份报告曾指出,白人至上组织和反政府的平民武装已经构成了当今美国“最紧迫的恐怖威胁”。

此外,“9.11”事件后,美国针对特定族群的一系列反恐措施加剧了美国族群间的矛盾和对立。例如,美国穆斯林群体在“9.11”事件后遭受了巨大冲击,被美国一些政客、媒体和舆论不加区别地定性为“一国之敌”,从而成为美国仇恨犯罪、歧视和排斥的主要对象之一。美国政府和安全部门发布的一些反恐培训材料和反极端主义项目也让穆斯林移民蒙羞。“伊斯兰恐惧症”和对移民的攻击反过来刺激他们中的一些人走向极端。正如美国外交事务研究所反恐和国土安全专家布鲁斯霍夫曼(Bruce Hoffman)所说,美国正面临着与过去不同的反恐挑战:暴力不是由可识别的恐怖组织或人员引发的,而是源于——名个人对移民的敌意。

极端主义和阴谋论通过社交媒体和互联网迅速传播,这也助长了恐怖主义在美国的蔓延。一方面,包括基地组织、伊斯兰国在内的国际恐怖组织和极端组织近年来不断利用社交媒体和互联网在全球传播极端思想,这些“精美”包装的极端思想吸引了不少西方青年的关注。在这些极端思想的蛊惑下,一些美国人制造了多起“孤狼”恐怖袭击,比如2013年4月15日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就是由两名获得美国国籍的车臣移民所为。

另一方面,在过去的几年里,美国极右翼组织与热衷于通过社交媒体传播阴谋论、传播极端思想甚至鼓励极端暴力的团体合并。多年来,“骄傲男孩”、“百分之三”、“誓约守护者”等极右组织通过脸书、推特、匿名社会网站Signal、Telegram等社交媒体,宣扬白人至上、激进民族主义、持枪自由、阴谋论,吸引了“Q匿名”等阴谋论者的支持。2010年4月11日,美国报告称,自2015年以来,美国发生了267起阴谋或袭击事件,造成91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来自极右翼分子。仅在2020年,极右翼极端分子就实施了73起国内恐怖事件,创下历史新高。2021年1月6日,极端右翼组织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国会山骚乱”,极端组织通过互联网传播的各种阴谋论和虚假信息“不可或缺”。

令人惊讶的是,美国至今仍未形成有效应对本土恐怖主义的系统战略,甚至在政治斗争等因素的影响下,也未能就如何界定“本土恐怖主义”达成一致。到目前为止,美国还没有制定任何针对国内恐怖主义的专门法律。《国会山报》中虽然提到了“国内恐怖主义”,但没有定性为犯罪。因此,美国安全机构无法对受到宗教、种族和反政府偏见攻击的本土孤狼建立有效的追踪和防范机制。

同时,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美国执法机构很难对美国公民的仇恨言论和恐怖威胁采取措施。此外,虽然警方可以逮捕当地的恐怖分子,但他们不能使用与恐怖主义有关的法律来逮捕他们。

入罪,只可使用仇恨罪行或枪械相关罪行起诉。FBI一直呼吁国会将本土恐怖主义定为联邦刑事罪。由于没有相关法律的支持,联邦执法人员难以在这些人实施犯罪之前,与地方司法机构分享关于潜在本土恐怖主义威胁的信息,并进行有效追踪;地方执法人员也无法访问FBI数据库中这些激进分子的信息。可以说,这些都严重妨碍了美国司法和安全部门打击日益严重的“本土恐怖主义”,令执法部门不能将资源“投入到最严重的威胁中”。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本土的恐怖阴谋和袭击事件已经升至25年来最高水平。日益增长的本土恐怖主义威胁,已经成了美国社会必须正视的毒瘤。阻拦外患固然重要,但如果是内部变异、腐坏,则需要从内入手,诊断内因、对症下药。若到内忧积重难返时,高高的围墙又有何用?(聂舒翼)

本文来自AG/a>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