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深观察丨“9·11之后,美国最终抗击的敌人就是自己”


时间:2021-09-1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从20年前的911恐怖袭击,美国动用庞大的战争机器出兵阿富汗,到20年后结束了自己历史上最长的军事行动,这场以“反恐”为名传遍全球的战争,不仅在被美军蹂躏的国家留下了无数的亡魂、废墟和人权劣迹,更是造成了美国的实力和形象一落千丈。此外,美国继续偏执和错误。

在今年911周年之际,美国著名记者、历史学家、《911口述历史》一书的作者加勒特格拉夫(Garrett Graff)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了一篇长文,全面回顾了911事件后美国政府的所作所为及其造成的种种后果。

文章的结论是,911事件后,“美国作为一个政府和国家,无论大事小事,几乎都有错误的应对”。

  “我们选择错误的方式寻求正义”

格拉夫在文章中称,“911”事件发生之初,美国领导层误判形势,为了引导舆论,树立坚定强硬的形象,决定采取肆无忌惮的应对方式,即“不遗余力地与各个方向、全社会、全政府打一场‘全球反恐战争’”。

美国最初的军事行动似乎指向基地组织和本拉登,但越来越多未经证实的情报使得美国对目标的定义越来越模糊和宽泛。

为了打击所谓的“恐怖分子”,小布什于2001年11月13日发布行政命令,要求在“反恐战争”中被捕的人不再被视为“罪犯”或“战俘”,而是被集体归类为“敌方战斗人员”。这意味着美国对待他们的方式不再需要担心相关国际公约的条款。

此后,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世界各地设立“黑监狱”,关押“敌方战斗人员”。时任国防部长的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甚至在远离美国本土的海外军事基地关塔那摩湾设立了专门的监狱,因为他认为这个地方“超出了美国法院的管辖范围和正当程序”。

中情局聘请外部心理学家,设计殴打、强迫裸体、控制饮食、感官刺激等残忍且科学上不可靠的手法,通过这些所谓的“密集审讯”和实际上的“拷问”手段,强迫“恐怖嫌疑人”开口。

“9.11”事件20年后,人们仍然不知道是否有一条来自酷刑的有意义的信息。然而,臭名昭著的关塔那摩监狱长期以来一直是侵犯人权的象征。

  “当初的团结成了不断扩大的政治极化的背景”

格拉夫在文章中指出,对反恐形势和国内安全环境的误判也导致了美国高层对联邦政府的错误重组,首先是国土安全部的成立,而这一“二战以来最大的变化”被证明是一个错误。

更可怕的是国土安全部的“基因缺陷”:它并非植根于法治原则,而是通过受害者“会伤害我们吗”的妄想视角来看待一切。其危害性在移民和边境管制问题上尤为明显。在国土安全部的帮助下建立的数十个所谓的“民族融合中心”往往以根本不符合恐怖分子特征的人为目标,导致对不同种族、宗教或政治观点的严厉压制。

美国政府在错误设立国土安全部的同时,也加速了地方和州警察部门的军事化。来自国土安全部和五角大楼的巨额资金涌入美国的大城市和城镇,将警察从当地的守护者变成了全副武装的战斗士兵,从而在警察和他们的社区之间造成了更大的差距。

比如去年夏天,“弗洛伊德事件”引发“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浪潮后,美国国土安全部派出的所谓“联邦执法者”在美国波特兰、俄勒冈州等地胡作非为,随意抓人,“赤裸裸地揭露了在举国焦虑之际创建新执法机构的危险和恐怖”。

根据这篇文章,几乎以任何标准来看,“反恐战争”都让美国人更加恐惧,更不自由。“911事件起初在美国人中间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团结感,但现在它已经成为美国政治两极分化不断扩大的背景”。

  “几乎每一步都让我们失去了朋友”

格拉夫在文章中进一步指出,处理“9.11”事件的方式不仅完全扭曲了美国的国内治理,也在国际上“浪费了全世界的善意”。悲剧发生后,全世界的人曾经对美国发生的事情有同样的感受,并报以同情。但从那以后,美国在“反恐战争”中采取的几乎每一个步骤都“让我们失去了朋友”。

在向阿富汗派兵后不久,布什政府转向入侵伊拉克,“发动这场战争的原因与许多其他政府基于不良情报和传播恐惧的原因大致相同”。虽然这两场战争耗费了数万亿美元,夺去了无数人的生命,“但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犯下的军事和外交错误,事后是显而易见的”。

特别危险的是,美国“选错了敌人”。小布什最初强调“美国的敌人不是我们众多的穆斯林朋友”,但他很快扩大了“反恐”的范围,将其简化为“文化价值观的冲突”,随后试图对整个中东进行所谓的“民主转型”。

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保守派政客的言论愈演愈烈,仇外心理迅速占据上风。原来的“反恐战争”演变成了更广泛的战争,由此产生的心态毒害了美国政治和社会。无端的“穆斯林恐惧症”导致了美国针对穆斯林的仇恨犯罪不断。

与此同时,对“恐怖分子”的过度关注使美国忽视了其他国内安全威胁,导致白人至上主义、反政府民兵等仇外极右团体空前活跃。文章指出,在“9.11”事件后的20年里,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死于大规模枪击事件和其他家庭暴力事件,而“这些。

杀戮都不是我们花了那么多时间和金钱去打击的伊斯兰极端分子所为”。

  恐惧加剧了社会撕裂,导致美国枪支销售量持续飙升。更具讽刺意味的是,“美国如今发现自己又在与一个影子般的敌人进行另一场战斗”:在过去的18个月里,新冠病毒每三天夺走的生命就相当于“9·11”事件的全部死亡人数。然而格拉夫认为,白宫在“9·11”事件后做出的选择已经腐蚀了美国的民族精神和政治,当前的疫情非但没有将美国人团结在一起,反而使他们更加疏远。

  “总有一天,历史学家会试图弄清美国社会为何如此支离破碎,以至于在一场我们完全有能力应对的危机中失手。不幸的是,答案很简单,9·11之后,我们最终抗击的敌人就是我们自己。”格拉夫在他的文章中最后这样总结。

  策划丨王坚

  记者丨李严

  编辑丨张晗

  审核丨王坚

  监制丨关娟娟

本文来自AG/a>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