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债“炸弹”引信难拆 政治弊端恐祸全球


时间:2021-10-09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新华社华盛顿十月八日电(记者(国际观察)美债“炸弹”引信难拆 政治弊端恐祸全球.)

新华社记者高攀熊茂玲徐苑。

美国参议院近日通过短期法案,提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暂时避免政府债务违约风险。然而,这一权宜之计并没有真正解决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债务问题上的分歧,只是将债务上限危机推迟到了12月。美国政客频频上演这样的“闹剧”,反映出美国政治两极分化加剧、治理体系失灵的政治弊端,其溢出风险将波及全球,威胁世界经济复苏和全球金融市场稳定。

美国债务上限危机延后

根据美国参议院7日通过的短期法案,国会将临时将联邦政府债务上限提高约4800亿美元,以确保美国财政部能够履行支付义务至12月3日。众议院多数党领袖霍耶表示,众议院将于下周就该法案进行投票。白宫表示,拜登总统期待尽快签署该法案。

这一“权宜之计”并没有真正消除两党僵持的根源。考虑到明年国会中期选举等因素,民主党希望通过常规程序立法与共和党共同提高债务上限,不愿意独自承担增加政府债务的政治压力。然而,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8日致信拜登,明确表示共和党未来不会帮助民主党再次提高债务上限,民主党只能单独使用预算调整程序来解决债务上限问题。可以预见,12月两党仍可能在债务上限问题上角力,联邦政府债务违约风险将再次上升。

所谓的债务上限是美国国会为联邦政府借款以履行其已发生的支付义务而设定的最高金额。一般来说,可以理解为美国财政部的“信用卡限额”。在债务上限内,财政部可以自己掌握发债节奏;达到上限后,财政部需要国会提高“信用卡限额”或暂时取消“信用卡限额”,才能继续发债。

这一机制旨在定期检查政府支出,但时过境迁,难以达到强化财政纪律、控制债务增长的初衷。根据联邦预算责任委员会的数据,上世纪80年代,美国的债务上限还不到3万亿美元,现在债务规模已经超过28万亿美元。

中国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告诉新华社记者,目前只是推迟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美国债务上限问题。美国债务问题是一个结构性问题,自次贷危机以来就一直存在。如果美国经济实现高增长,债务问题可能会得到缓解。然而,美国经济的高增长是不可持续的,美国债务问题已经成为常态。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加剧了美国的债务困境。美国经济已经负债累累,无法像滚雪球一样根除。

政治弊端风险外溢全球

近年来,债务上限日益成为国会两党政治博弈的重要筹码。几乎每隔几年,两党都会上演一场政治“闹剧”,搅动全球市场的神经,一些政客甚至不惜代价将美国推向债务违约的“悬崖边缘”,以获取政治资本。新墨西哥州民主党参议员马丁海因里希(martin heinrich)表示,债务上限成为政党斗争的工具是荒谬的。

尽管两党经常在债务违约截止日期前达成协议,但债务上限危机的频繁表现,反映出美国政治两极分化加剧、社会共识难以达成、治理体系失灵、政治信用透支等严重弊端。这不仅成为美国经济增长和资本市场波动的重要风险源,其溢出效应也通过美债、美元和金融市场蔓延至全球,威胁世界经济复苏和全球金融稳定

如果美债真正违约会更严重,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会造成“经济灾难”。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警告称,美国债务违约可能导致利率飙升、股价大幅下跌等金融动荡,美国经济将重返衰退。

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塞西莉亚劳斯(Cecilia Rouse)指出,当前全球经济尚未从新疫情中完全恢复,一旦美国债务违约引发全球金融危机,可能比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还要严重。

长期来看,美国债务上限危机也将严重透支美国的政治信用,削弱美国国债的公信力和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顾问阿马杜韦斯特表示,这为金砖国家和非洲国家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进行治理改革提供了更多理由。一些经济体还将考虑使外汇储备资产的构成多样化,并逐步减少对美国国债的依赖。

陈凤英认为,美国两党都是依靠美元的霸权优势自力更生,在制定政策时很少有国际协调和沟通。美债危机的不确定性会影响美国债券市场、股市、楼市和美元汇率的波动,进而传导至全球市场,增加全球投资和贸易等各个领域的风险和波动,不利于世界经济的复苏。

她表示,对于美国债务危机带来的挑战,各国应继续密切关注美国经济和政策走向,及时优化投资组合和外汇储备组合,尽可能抵御风险。此外,国际宏观政策协调也非常重要,重要经济体宏观政策的重大调整要定期协调通报。尤其是美国政策的透明度需要进一步提高,决策应该更加负责任。(参会记者:傅)


本文来自AG/a>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