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学校,未解的真相!美国原住民寄宿学校黑幕调查


时间:2021-10-1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10月11日是今年10月的第二个星期一,对美国人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每年10月的第二个星期一是美国联邦法定假日“哥伦布日”。据说航海家哥伦布在这一天到达了美洲。然而,其他美国人将这一天视为土著日,以悼念白人殖民者对土著人的血腥屠杀。在白人殖民者对美洲原住民的种族灭绝政策中,有一项鲜为人知,那就是强制将美洲原住民的孩子送进寄宿学校。

消失的学校 未解的真相

今年5月以来,加拿大政府在三所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发现数百具儿童遗骸和无名坟墓,引发全球震惊。而为原住民设立寄宿学校的做法,则是直接“灵感”来自美国,不仅规模更大,而且埋藏更深。美洲土著寄宿学校发生了什么?央视记者深入美国多个地方,搜寻证人证据,进行独家调查报道。

热那亚是美国中西部的一个农业小镇,从1884年到1934年,它曾经是美国最大的土著寄宿学校之一的所在地。美国过去有350多所土著寄宿学校,但开办这些学校的想法源于一项个人实验。1870年,美国将军理查德普拉特要求一批土著战俘学习英语,进行军事化管理,以达到“粉饰太平”的目的。这个项目很快打动了一心要“同化印第安人”的联邦政府。1879年,美国第一所土著寄宿学校在宾夕法尼亚州卡莱尔成立,并开始在各地普及。

在寄宿学校,土著儿童被迫改变他们的名字和服装。所有与部落习俗有关的行为都将受到警告和惩罚。

寻找证人:沉默七十载 我为何决定开口

即使过了一个世纪,已故学生的后代仍然不放弃调查死因和遗体下落,原住民学校的大部分目击者已经去世。有可能获得第一手证词吗?随着时间无情地流逝,第一手证词更加珍贵。因此,我们在美国各地寻找土著寄宿学校的经验,最终在西部的科罗拉多州得到了答案。

贝西来自亚利桑那州的纳瓦霍部落。11岁时,她被送到联邦政府开办的托拉尼湖土著学校,然后被转到新墨西哥州的温盖特堡。贝西说,土著寄宿学校是她一生中最痛苦的经历,她需要一生来克服这种创伤。根据加拿大的一项官方调查,多达37%的土著学生承认他们遭受过不同程度的性侵犯和性骚扰。

魂归故里 美式“漂白”何时止步?

对于失去了几代孩子的原住民部落来说,笼罩在他们身上的阴影能消散吗?在南达科他州的玫瑰花瓣原生保护区,一场葬礼晚了一百年才举行。今年7月,经过多年的申请,9名土著学生的遗骸从2000多公里外的卡莱尔寄宿学校搬回了部落。根据重新安置程序,部落需要提供遗骸所属人员的亲属关系证明。这是一种超越文明的诉求,但持有相关记录的美国内政部拒绝提供便利。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印度收养计划”逐渐取代了寄宿学校。美国各地的福利机构以“监护人不称职”甚至“住所过于拥挤”为借口,强迫土著儿童去福利院。根据美国印第安人事务协会,在20世纪中期的30年里,三分之一的土著儿童被迫与家人分离。

1978年,美国国会终于通过了《印第安儿童福利法》,确保土著部落有权干预儿童监护权纠纷。然而,直到今天,这项联邦法案的实施情况并不乐观。在南达科他州,土著儿童不到儿童总数的9%,但在寄养系统中的比例超过50%。这意味着土著儿童被收养的可能性是白人儿童的11倍。目前,南达科他州每年有700多名土著儿童被纳入寄养系统,其中90%被白人家庭收养。

与原住民儿童“作战”的背后

无论是寄宿学校政策还是寄养政策,目的都是将土著儿童从部落中带走。这些异地归来的做法,是否有更隐秘的目的?

对印第安白人的屠杀持续了数百年,但这场以儿童为对象、没有硝烟的战争,却能造成更持久的杀伤力。这种心理障碍就像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缺陷基因。在摧毁土著家庭和部落的背后,联邦政府似乎有更多的意图。在寄宿学校政策盛行的50多年间,美国政府以各种方式从原住民手中夺走了约36万平方公里土地的所有权,相当于整个德国的面积。

即使在今天,被限制在保留地的土著人仍在为土地而战。美国正在建设的3号输油管道穿越了许多印第安人的土地,不仅侵犯了部落土地权利和水资源,还带来了严重的泄漏风险。美国人引以为豪的大多数国家公园也诞生在本土。

也许在央视记者 刘骁骞:没有比希尔总统更能反映联邦政府和美国原住民之间关系的地方了。黑山的森林是苏族人的圣山。然而,自20世纪初以来,巨大的白人总统雕像相继出现。即使在今天,也有许多美国总统觊觎这个地方。当地土著部落一直呼吁拆除雕像并归还土地。然而,这个声音在巨大的总统山下显得过于微弱和无助。

美国“黑暗历史”的真相能否被公开?

今年6月22日,美国内政部长黛布拉哈兰宣布,联邦政府将对美国原住民的寄宿学校进行调查。

“黑暗历史”,并将在2022年4月1日前公布调查报告。然而根据记者在前方的了解,美国内政部尚未接触包括热内亚原住民学校在内的多所学校旧址,遗骸寻找和挖掘工作也未上日程,这不免让即将在几个月后出炉的这份报告的真实性和全面性打上一个巨大的问号。

  (总台记者 刘骁骞)

本文来自AG/a>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