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隐形药王”去世!许多人买了他的药


时间:2021-07-14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新网7月13日电(记者张旭)7月11日,有消息称,杨紫茳医药集团董事长许任静在新疆伊犁开会期间突发心脏病去世,引发业界关注。然而,杨紫茳医药集团的陈娟11日晚告诉记者,发生了事故,但仍在抢救中。

扬子江药业集团董事长徐镜人。肖勇 摄

许医药集团董事长。肖勇

12日晚,医药集团正式宣布,公司创始人许因病于2021年7月12日20时39分逝世,享年77岁。经研究,公司成立了许葬礼委员会,由许之子、药业副董事长担任主席。

杨紫茳医药集团发布讣告

白手起家的“板蓝根大王”

根据2020年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徐家族排名第137位,财富261.6亿元,主要财富来源是制药。

公开资料显示,徐于上世纪60年代退伍后,在泰州泰兴创办了一家作坊式小药厂,是制药的前身。当时工厂的总资产只有六间平房,几个简易设备,几个工人。

1972年,工厂正式投产。起初,许是一名厂长、一名瓦工、一名建筑工人和一名搬运工。

1981年,国务院规定“严禁在乡镇一级兴办制药厂”,一个县只能保留一家制药厂,前途未卜的许不得安宁。

但没想到,一包板蓝根颗粒赢得了声誉,挽救了药厂。后来药厂划归县府,更名为“泰兴药厂港口车间”。

1988年上海爆发甲型肝炎,主要是吃了不干净的毛茛引起的。因此,对板蓝根的需求急剧增加。杨紫茳制药厂接到通知:上海申请近400万包板蓝根,火速支援重灾区。

当时杨紫茳制药有限公司的月产量只有5万包。面对大量订单,许号召员工在春节期间加快药品生产,加班加点。最终成功完成板蓝根385万包。

许任静获得了“板蓝根之王”的称号,制药厂也站稳了脚跟。

扬子江药业的部分产品。截图自其官网

杨紫茳制药的部分产品。其官网截图

年营收已超千亿,“隐形药王”坚持不上市

板蓝根是徐发家的起点,但他的脚步并不止于此。

1993年,许任静向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董建华寻求合作。董建华是中国脾胃病专家。他有一个治疗胃病的药方,——苏伟饮,他研究了40多年。

被许多次来访的诚意所感动,董建华把饮的配方交给他。1993年,颗粒问世,成为许第一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药新产品。

苏伟颗粒给杨紫茳制药带来了大量利润。发现这种合作模式的妙处后,许也采用了同样的模式,推出了颗粒、蓝参口服液、止咳胶囊、百合片等一系列中药新药。

2004年,江苏杨紫茳医药集团正式更名为“杨紫茳医药集团”,母公司“江苏杨紫茳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变更为“杨紫茳医药集团有限公司”。

2006年,杨紫茳制药拥有5000多名员工,其中一半是销售人员。这样的比例在全国医药企业中是罕见的。杨紫茳制药的业务员几乎都是泰州本地人,所有的产品都是自己的业务员销售。

依靠人们离不开的常用药和业内罕见的玩法,许任静连续为杨紫茳制药增加了“亿元”销售额。

杨紫茳医药官网显示,目前杨紫茳医药有20多个儿子

司,员工达1.6万人。2020年发布的国内药企营收榜单数据显示,扬子江药业营收超过千亿元。另外,2014年-2019年,扬子江药业连续6年蝉联中国医药工业企业百强榜第一名,因此,其被业内人士称为“隐形药王”。

  扬子江药业至今尚未上市,徐镜人也曾表示“不搞兼并联合、不盲目上市、不搞自己不熟悉的产业”。但扬子江药业的腾飞离不开徐镜人对产品质量的高要求。

  2021年7月7日,经济参考报发布的《扬子江药业集团董事长徐镜人:质量是企业品牌的灵魂》一文,他依旧强调,质量是企业品牌的灵魂,没有质量,企业也就无法生存。

资料图
资料图

  曾因垄断被罚超7亿,涉及药品种类达300余种

  不过,在一些人看来,和年轻人比起来,作为老一辈企业家的徐镜人打法显得有些保守,上述的“三不”战略之外,徐镜人还曾表示不喜欢负债,并提出不负贷经营。

  他认为:“公司上市后可能发生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从而导致扬子江药业一直坚持的做好药的初衷得到影响,企业一旦有了负债,7%的利息都可能把企业拖垮。”

  徐镜人之子徐浩宇多年前已进入扬子江药业工作,现为集团副董事长。和父亲不同,在徐浩宇看来,公司上市是必须。

  2012年,徐浩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比的是实力、思维和资本。对于资本市场,小型企业一定要尽快进入。”2015年,徐浩宇带着自己创办的爱源股份登陆新三板。

  虽然没有借助资本发展,但近几年扬子江药业却与“垄断”二字缘分不浅。

  最初,扬子江药业以广州海瑞药业、合肥医工医药、合肥恩瑞特药业、南京海辰药业四家企业涉嫌原料药垄断一事向法院起诉。2020年4月,该案件一审结束,扬子江药业获赔将近7000万元。

  与此同时,扬子江药业也遭到了垄断举报。2019年11月,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对扬子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涉嫌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行为立案调查。

  2021年4月15日,市场监管总局根据《反垄断法》第四十六条、四十九条规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扬子江药业集团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其2018年销售额254.67亿元3%的罚款,计7.64亿元。

  处罚决定书显示,自2015年至2019年,扬子江药业与交易相对人通过签署合作协议、下发调价函、口头通知等方式达成固定和限定价格的垄断协议。所涉及药品种类达300余种,其根据每种药品的销售渠道差异、利润率差异、市场需求差异等,相应调整重点管控药品种类和范围,集中管控重点药品转售价格。其中重点固定和限定价格的药品种类为:蓝芩口服液、百乐眠胶囊、黄芪精、依帕司他片、苏黄止咳胶囊等

  如此算来,扬子江药业起诉别人垄断获赔的钱,只是自己垄断被罚的钱的十分之一。

  上述行政处罚公布后,扬子江药业在官网回应称,尊重决定,服从监管,接受教训,并已采取切实措施,严格按照要求进行全面深入整改。

  如今,掌门人徐镜人突发意外去世,扬子江药业这艘医药航母能否继续行稳致远?(完)


本文来自环球国际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