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开放市场!碳排放权的每一笔交易都与我们的呼吸有关


时间:2021-07-16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新网北京7月16日电(记者张旭)7月16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开市,首个交易价格为每吨52.78元,标志着全球最大碳市场正式启动。

什么是碳排放交易?它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

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官网截图。

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官网截图。

“卖碳翁”如何交易?

2020年,中国提出到2030年实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

“建设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就是利用市场机制控制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是实现碳达峰、碳中和和国家自主贡献目标的重要政策工具。”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敏14日在国务院政策吹风会上表示。

碳交易市场是指将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的排放权作为商品买卖,以达到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目标的市场。运用市场机制控制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推动经济发展方式绿色低碳转型,是一项重要的制度创新。

比如一个企业的年碳排放配额是1万吨。如果企业通过技术改造将碳排放量降低到8000吨,多出来的2000吨可以在碳市场上销售。

其他企业可以在市场上购买这些售出的配额,因为原来的碳排放配额因扩大生产的需要而不足。这不仅控制了碳排放总量,也鼓励企业通过优化能源结构、提高能源效率来实现减排。

图片来自东吴证券研报。

图片来自东吴证券研究报告。

根据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发布的《关于全国碳排放权交易相关事项的公告》,全国碳市场上市协议单笔交易最高申报量应低于10万吨二氧化碳当量,交易价格以10%为限,交易时间为每周一至周五上午9: 30-11: 30,下午13: 00-15: 00。

碳交易所的交易模式与常规证券交易所类似,包括上市协议交易和区块协议交易。

挂牌协议交易指的是,交易参与者在规定时间内通过交易系统进行交易申报,交易系统按照“价格优先、时间优先”的原则匹配交易申报。

大宗协议交易指的是单笔交易超过一定金额的,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完成,交易双方通过交易所电子交易系统进行报价和询价,达成协议并确认交易。用于企业之间的大额交易。

全国碳市场上市交易价格上限为10%,大宗交易价格上限为30%,将根据市场风险进行调整。

图为中国大唐南京发电厂一号圆形煤场。高琰瑭 摄

图为中国大唐南京电厂1号圆形煤场。高伟照片

为何首批纳入的都是发电企业?

据介绍,首批参与全国碳排放权交易的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突破2000家,碳排放量达到40亿吨,这意味着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将成为覆盖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最大碳市场。

为什么首批发电企业被纳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赵英敏在通报会上指出,此举有两点考虑:一是电力企业碳排放高,包括自备电厂在内的2000多家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每年排放二氧化碳超过40亿吨。二是发电行业管理体系比较健全,数据基础比较好。

2011年

,我国在北京、天津等7个省市开展碳交易试点工作。2017年12月,国家发改委印发《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方案(发电行业)》,提出了一个“三步走”的路线图,即基础建设期,模拟运行期和深化完善期。

  同年,全国碳市场启动建设,明确了将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造纸、电力和民航等八个行业逐步纳入市场交易。

  2020年底,生态环境部印发规范性文件《2019-2020年全国碳排放权交易配额总量设定与分配实施方案(发电行业)》,公布了包括2225家发电企业和自备电厂在内的纳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配额管理的重点排放单位名单。首批2225家发电企业将分到碳排放配额。

  “通过发电行业为突破口,可以进一步积累相关的经验,能够把碳市场逐步地更加完善。”生态环境部气候变化司司长李高向媒体表示。

2019年1月18日14时57分,国电太原第一热电厂两座高度分别为240米和210米的烟囱成功爆破。张云 摄
2019年1月18日14时57分,国电太原第一热电厂两座高度分别为240米和210米的烟囱成功爆破。张云 摄

  碳价怎么算?多少钱合适?

  赵英民表示,从全国7个地方试点运行情况看,近两年加权平均碳价约在40元/吨左右。目前,正在考虑通过改进配额分配方法、引入抵消机制等政策措施来引导市场预期,从而形成合理碳价。

  16日9时30分,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在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正式启动,碳排放配额交易开盘价为每吨48元;首笔交易价格为每吨52.78元,共成交16万吨,交易额为790万元。

  另据报,16日上午,碳交易价格涨幅扩大至10%,触发交易限制,报52.8元。

  赵英民表示,碳价通过市场交易形成,出现波动属于正常现象,但是剧烈波动,过高、过低都不利于碳市场的长期稳定运行。碳价过低,将挫伤企业减排的积极性;碳价过高,也将导致一些高碳企业负担过重。

  “从宏观和长远看,碳价由经济运行和行业发展总体状况和趋势决定。合理的碳价,既可以彰显我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愿景的决心和力度,又能够为碳减排企业提供有效的价格激励信号。”赵英民说。

  全国碳交易,老百姓也受益

  据生态环境部数据,到2021年6月,我国试点省市碳市场累计配额成交量4.8亿吨二氧化碳当量,成交额约114亿元。重点排放单位履约率保持很高水平,市场覆盖范围内碳排放总量和强度保持双降,对于促进企业温室气体减排,强化社会各界低碳发展的意识,为全国碳市场建设积累了宝贵经验。

  在专家看来,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会形成一个系统性、正规操作、制度完善的动态碳量交易活动平台,可令多方群体受益。

昆明长水机场候机楼,一名旅客走过,身后是蓝天白云。记者 张旭 摄
昆明长水机场候机楼,一名旅客走过,身后是蓝天白云。记者 张旭 摄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表示,碳交易市场的建立不仅有助于为政府提供更多样化的节能减碳方案,还能帮助企业优化自身碳减排方式,并带动参股地方交易所、第三方检测机构、咨询机构、核查机构等相关企业获得碳交易市场的红利,进而降低全社会的碳减排成本,促进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升级。

  资本市场亦随风而动,16日,A股碳交易概念板块集体大涨,昊华科技、云天化涨停,汉威科技涨11.89%,双良节能、晨鸣纸业等个股纷纷跟涨,涨幅超7%。

  此外,碳交易虽然看起来与百姓生活很远,但生态环境却关系到每个人的生活品质和幸福感。

  盘和林向记者表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国家希望通过碳排放机制,引领生态环境保护和优化。这对外界传递了极强的信号,一方面是引导产业绿色发展,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采用更加绿色的生活方式,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完)


本文来自环球国际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