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今日正式启动!主角是谁?如何交易?


时间:2021-07-16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全国统一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今天正式启动

今天上午,全国统一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式启动,这意味着我国全国碳排放权交易拉开序幕。碳排放权交易是我国推进碳达峰、碳中和的重要政策工具,也是国家全面绿色经济社会转型的重要内容。

那么什么是碳排放权,这个市场是如何运作的?

人类在生产生活中消耗大量的化石能源,同时排放一定量的二氧化碳。二氧化碳是温室气体的重要组成部分,会导致全球气候异常。碳排放权交易实际上是把二氧化碳的排放权当作商品来进行买卖,通过这种市场行为达到控制碳排放总量的目的。

碳排放权交易并不是今天才出现的新事物。随着《京都议定书》的正式生效,碳排放权的商品属性于2005年正式确立。目前,欧盟、美国、新西兰、韩国等地已建立国家或地区碳排放权交易市场。自2011年以来,中国已在北京、上海、广东、湖北等7个省市启动碳排放权交易试点。今天,中国统一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启动后,覆盖的排放量超过40亿吨,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碳市场。

谁是这个市场的主角?

为什么目前一共有两千多家企业被纳入了这个全国性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中,而且都是清一色的火力发电企业选择这种方式?未来碳排放权交易还包括哪些行业和领域?

首批纳入碳排放权交易体系的2225家合同企业为年综合能耗在1万吨标准煤以上的火力发电企业,基本覆盖了我国绝大多数火力发电企业。

生态环境部气候变化司司长 李高:'s发电占我国(碳)排放量的比重很高,从发电行业开展这种碳排放权交易,将对控制我国的碳排放起到很大的作用。另一个方面是发电行业整体管理水平比较高,所以一些相关技术和数据库比较好。通过发电行业作为突破口,可以进一步积累相关经验,逐步完善碳市场。

据了解,随着我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逐步成熟和稳定,“十四五”期间,预计石油、化工、建材等八大重点耗能行业将逐步纳入这一市场,覆盖我国重要的能源和工业领域。

碳排放权如何交易?

市场来了,企业也来了。但作为交易的主要内容,这种二氧化碳的排放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我们如何交易?国家如何通过这种市场行为实现控制和减少碳排放的目标?其实相关部门已经设计了一套完善科学的评估和交易方法。

目前,中国仍处于工业化进程中,未来对能源的需求将持续增加。如何在此前提下促进社会节能减排?

过去,国家主要通过行政手段控制和约束各地区、各行业的碳排放。碳排放权交易启动后,引入了市场机制。碳排放权交易需要政府部门确定一段时间内的碳排放总量,然后将总量分成若干个具体的配额,通过自由分配的方式将这些配额分配给碳市场上需要减排的企业。一句话,碳排放权交易主要是以市场手段对企业的碳排放额度进行调配。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企业每年的碳排放配额是1万吨。如果企业通过技术改造将碳排放量降低到8000吨,多出来的2000吨可以在碳市场上销售。

但是由于其他企业需要扩大生产,原有的碳排放配额不够,可以在市场上购买这些售出的配额。这样既控制了碳排放总量,又能鼓励企业通过优化能源结构、提升能效等手段实现减排。

企业碳排放量如何核算?

作为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交易对象,碳排放权

是如何核算的呢?如何确保企业核算数据的准确呢?

  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所长 庄贵阳:现在全国有很多这种碳排放量的这种核查机构,这些机构都需要在国家的主管部门和地方的主管部门进行备案,它有资质了才能进行核查。

  任何企业生产都离不开燃烧化石能源或使用电能。核查机构会对企业内所有化石能源燃烧产生的直接碳排放,和用电产生的间接碳排放进行核算,得出一个接近于企业实际碳排放量的数据。

  与污染物排放不同,碳排放目前很难在线监测,所以核算数据的准确性尤为重要。如何杜绝企业或核查机构为了利益而造假的行为,还需要采取制度上的措施。

  配额和碳价 促进节能减排的两个杀手锏

  既然这个碳排放权可以购买了,企业如果核算发现自己碳排放超标了,直接到市场上购买不就行了?这是否就减弱了企业节能减排的动力呢?专家介绍,其实通过碳排放配额和碳价的调控,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碳排放权交易,归根结底还是一种带有金融性质的政策性工具。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它并不鼓励企业花钱买配额完成任务,而是通过市场手段来促使企业逐步降低碳排放强度。

  在企业进入市场之初,碳排放配额就像一个紧箍咒一直制约着企业的碳排放行为。碳排放配额的分配主要是靠行政手段分配。每年根据宏观经济的发展、节能减排技术的进步,以及国家应对气侯变化政策的发展,对分配给各企业的碳排放配额进行调整,促使企业不断提升能源利用效率。

除了配额的约束作用,碳价的变化也是促使企业不断节能减排的一个重要因素。

  促进企业节能改造 加大清洁能源投入

  为了筹备加入这个全国性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很多发电企业从几年前就开始了准备,这些企业目前的准备情况怎么样呢?

  内蒙古呼伦贝尔的伊敏电厂年发电量165亿千瓦时。2018年国家启动碳排放权交易筹备工作,电厂委托第三方碳资产公司对碳排放强度进行核算,发现如果要达到国家分配的配额,需要把碳排放量控制在现有量的85%。

  如果不进行节能改造,碳市场启动后,企业每年都需要花巨资购买碳排放配额。于是从2018年开始,伊敏电厂投资8500万元,先后进行了一系列技术改造,每年可节约标煤5万吨。

  在浙江玉环,华能浙江玉环电厂100兆瓦海上光伏发电项目正在抓紧建设。作为传统的火电厂,华能浙江玉环电厂从2011年起就十分重视节能减排改造,到国家碳排放权交易筹备工作启动时,企业的碳排放量已经比国家分配的配额标准低了一百多万吨,这些节省下来的配额都可以在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上出售。

  按照国家政策,发电企业发展清洁能源,可以获得“绿色电力证书”,降低的碳排放量可以转化为企业的碳排放额度。

  玉环电厂提出在“十四五”期间从传统的煤炭发电为主转变为“水、火、风、光”一体化的绿色电网。海上光伏发电项目建成后年发电量约1.4亿度,每年将节约标煤约4.43万吨,为企业增加11万吨的碳排放配额。

  市场不是万能的 还需政策手段综合发力

  实现“碳达峰、碳中和”,仅靠碳排放权交易这一种市场手段显然并不能有效解决所有问题。专家认为,目前还需要政府“看得见的手”和市场“看不见的手”共同发力,从供需两端推动经济社会绿色低碳转型。

  专家介绍,目前我国碳市场正处于一个初步的发展阶段,参与的行业和企业比较有限,主体不够丰富,对于节能减排的激励和约束作用还不是很明显,未来国家还应该采取财政、金融、税收等手段,与市场手段形成合力,约束企业的碳排放行为。

  (总台央视记者 盛云 王晨)


本文来自环球国际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