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严查汽车芯片价格哄抬,芯片荒何时缓解?


时间:2021-09-1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9月10日晚,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发布了一则关于“依法对三家汽车芯片经销企业哄抬价格行为进行行政处罚”的消息。这三家企业分别是上海切特电子有限公司、上海诚升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裕昌科技有限公司,均因哄抬价格被罚款250万元。

据市场监管总局统计,今年以来,汽车芯片厂商和授权代理商销售的芯片价格上涨了10%~15%,个别芯片上涨了50%。一些经销公司趁机恶意抢购供不应求的芯片,大幅提高销售价格,哄抬价格,获取高额利润。经查,上海切特、上海成盛、深圳昱昌三家经销公司,均大幅提价销售部分汽车芯片。比如买入价低于10元的芯片,以400元以上的高价卖出,增加了40倍。

信达电子分析师认为,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对涉嫌哄抬价格的汽车芯片经销企业立案调查,引发了汽车半导体板块的波动。但这个调查其实对行业是有好处的。一些贸易商囤积居奇,恶意压榨下游小厂家,引起业内广泛不满。这项调查可以帮助行业的长期发展。

集成电路行业资深战略顾问夏桂根也认为,处罚起到了示范作用,但能产生影响的是供求关系的变化。

对芯片市场的影响

在被处罚的三家汽车供应商中,深圳市宇昌科技有限公司因其股权结构备受外界关注。

搜索显示,裕昌科技成立于2018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深圳裕昌由湖北董军汽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100%控股.

湖北董军汽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为整车厂商提供汽车电子产品、车载终端移动生活技术、汽车服务增值服务和大数据应用,其中湖北亿卡通科技有限公司持股51%,湖北董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9%。

9月7日,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宣布与湖北亿卡通科技签署战略投资协议,向湖北亿卡通科技投资约5000万美元,相当于湖北亿卡通科技总股份的约1.51%。穿透股权调查显示,李书福涉嫌为深圳市昱昌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

关于与吉利和李书福的关系,亿卡通科技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公司是吉利广阔生态系统中众多合作伙伴之一,李书福持有70%的股份,属于个人持股。

"湖北亿卡通与深圳裕昌没有直接投资关系."E-Cafe表示,深圳裕昌的母公司湖北董军是湖北E-Cafe与湖北董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合资企业,但湖北E-Cafe并不直接参与湖北董军的日常经营管理。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并非湖北E-Cafe派遣,对上述“炒作”行为并不知情。

至于与湖北董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合作模式、分工等具体问题,截至发稿时,益卡通未予回复。

对于市场监管总局9月10日晚发布的罚款,“市场监管总局将亲自参与炒货调查,与优秀原厂形成合力,优化渠道,有利于行业长远发展。”信达电子分析师方静告诉记者,不仅是汽车芯片,其他(芯片代理商)也不寒而栗。

至于处罚结果,国内一位芯片代理商告诉记者,目前国家打击了哄抬价格、囤积股票的现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芯片供应紧张,稳定价格。但从整体行业发展来看,核心问题仍是解决芯片产能问题,让“芯片荒”得以缓解为s

“要么供给侧产能增加,要么需求侧萎缩,导致新一轮供需平衡发生变化,芯片价格将发生本质性变化。”夏桂根告诉记者,缺芯会导致汽车制造量减少,进而影响整车交付,也会导致整车价格和交付时间大幅提升。目前汽车工业有两大产业圈,一个是欧洲,一个是日本。从产业链来看,欧洲汽车芯片FAB产能难以恢复,东南亚新一轮疫情严重影响了汽车芯片封装测试工艺的制造能力,以及日本汽车产业链。

“我国应加快支持汽车芯片产业发展,以此支持即将落地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和产业发展,大力推动二氧化碳排放达峰和实现碳中和目标。”夏桂根说。

汽车芯片供应紧缺

在上周开幕的首届慕尼黑车展上,一些德国汽车公司高管对市场缺乏核心表示担忧。

大众汽车HerbertDiess表示:“由于对半导体的需求仍然很高,而且还会增加,未来几个月甚至几年,这种情况都不会正常化。”

宝马首席执行官OliverZipse表示:“未来6至12个月,供应链的整体紧张局势将继续出现。”

戴姆勒OlaKallenius表示,半导体需求飙升,意味着汽车行业可能很难在2023年前找到足够的芯片供应库存。“几家芯片供应商一直在提到需求的结构性问题。这可能会影响2022年。”

此前,不少汽车企业因芯片短缺被迫降低产能,相继宣布减产或停产。据报道,通用汽车上周一暂停了大部分北美工厂的运营,而福特汽车则表示,将在未来两周内暂停在堪萨斯城、密歇根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皮卡组装和生产。

肯塔基州两家卡车工厂将削减轮班班次。

  据记者统计,FCA、斯巴鲁、日产、本田、沃尔沃、现代、蔚来、丰田等公司今年都受到波及。9月4日,在本田发布的中国终端汽车销量数据中,其8月在中国的终端汽车销量为91694辆,同比下降38.3%,本田中国方面解释称,主要受新冠疫情及零部件供应紧张的影响。

  东南亚的疫情更是加大了汽车芯片的供应难度。

  8月17日,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徐大全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由于马来西亚疫情日趋严重,某半导体芯片供应商的马来西亚Muar工厂继之前数周关厂,再度被当地政府要求关闭部分生产线至8月21日,这将导致博世ESP/IPB、VCU、TCU等芯片受到直接影响,预计8月份后续基本处于断供状态。而Muar工厂受波及的员工有3000多人。

  徐大全随后向记者表示,某半导体芯片供应商为意法半导体。

  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在转发上述马来疫情时评论道,“抽芯断供供更苦,举杯销愁愁更愁。”小米创始人雷军则以一个“唉”字留言评论。

  据悉,马来西亚目前有超过50家半导体厂在当地设厂,其中不乏英特尔、英飞凌、意法半导体、恩智浦、德州仪器、安森美等芯片的主要供应巨头。而马来西亚封测产能约占全球封测产能的13%。另一方面,车用MLCC、芯片电阻、固态电容、铝质电容等芯片产能均将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

  作为汽车芯片供应商之一,英飞凌首席执行官ReinhardPloss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产能扩张跟不上消费者需求的地区,这种短缺“可能会持续到2023年”。

  据AutoForecastSolutions统计,截至8月9日,全球范围内因芯片短缺导致的汽车减产已达585万辆,预计2021年全球汽车减产或超过700万辆。一周前,AutoForecastSolutions再次上调了汽车行业停产预测,估计在全球汽车芯片供应危机结束之前,全球汽车业的生产计划将损失850多万辆。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李邵华近日表示,芯片资源在流通环节已经枯竭,而上游供给恢复的能力还没有形成,需要自主品牌做好应对。

  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8月乘用车市场销量预计达171万辆,同比下降1.5%。其中,豪车市场近年来首次下降,零售量为27.8万辆,同比下降9.4%。而根据高工智能汽车研究院监测数据,今年1~7月,奥迪国产车型月度上险量就一直处于下行态势,从今年1月最高点的7.42万辆下滑至7月的5.09万辆。

  第一财经记者此前从产业链获悉,作为汽车芯片的主要构成器件,功率半导体芯片部分产品交货周期已接近一年半。

  据IC分销平台贸泽电子等网站的数据,安世半导体MOSFET器件中,已有包括MOSFET、GaNFET、功率MOSFET等在内的144款产品处于无库存状态,缺货产品的交货周期均已长达69周,而产品的涨价幅度从6%到37%不等。

  “因全球人口老龄化加速,以及疫情这一突发事件,导致半导体产业链向本土化转移的趋势在加速,应对此现象,应大力和加速扶持芯片制造产能建设。”夏桂根对记者表示,此外,从业人员严重不足将影响中国承接全球产业转移趋势,也应培养和引导更多人才进入半导体产业。

  上述人士表示,目前,集成电路半导体产业因其高门槛,从业人员的培养周期较长,如果不加大力度推进从业人员的培养和增加,将可能影响产业未来5~10年的高速发展期。

  作者:李娜 


本文来自AG/a>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