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长忠:“以人民为中心”是上海打造国际数字之都的题中之义


时间:2022-01-10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数都上海)郑长忠:“以人民为中心”是上海打造国际数字之都的题中之义

中新财经1月8日讯:“以人为本”是上海建设国际数字之都主题的含义。——专访复旦大学党建与国家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国务院参事室国家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郑。

作者范中华

以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数字之都为目标,“十四五”伊始,上海率先提出全面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特别指出要引导全社会共建、共治、共享数字城市,以数字化转型践行“人民城市是人民建的,人民城市是为了人民”的重要理念。

建设成为国际数字之都,为什么要把“人”放在第一位?

复旦大学党建与国家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国务院参事室国家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郑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指出:“当一个城市从工业文明时代进入数字文明时代,其逻辑机制和价值内容都发生了新的变化,将形成人类文明的新形态。“‘人民的城市是人民建造的,人民的城市是为了人民’,这恰恰反映了以上海为代表的中国城市在数字化转型中引领的人类文明新形态。”

北新泾街道社区居民在进行健康自测,仪器通过健康云与市、区、街镇级医院打通数据,让居民健康管理更便捷 北新泾街道 供图

北京街社区居民正在进行健康自检,仪器通过健康云将数据与市、区、街、镇医院连接,让居民健康管理更加便捷。图片由北金街提供

以人民为中心是数字文明的内核

郑指出,“人民城市”是价值维度的考量,而数字化转型是技术维度的叙事。“两者在上海相遇,让新文明形态的两种规定性元素在城市空间中得以汇聚。”

这一点在疫情防控中表现得极其明显。在以人为本的理念下,上海利用数字技术实现了精准防控,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城市生产生活的正常进行,让世界看到了人类文明新形态的新特征。

“如果我们坚持以资本为中心,忽视‘人’的重要性,会给社会发展带来很多‘后遗症’,这在这次疫情中很多西方国家都得到了充分体现。”郑说,在数字时代,技术将进一步放大资本主义逻辑的负面效应,人们将被资本控制的技术所控制,人类文明的发展也将遭受更多的危害。

“因此,在城市数字化转型中,强调以人为本非常重要,这是数字文明的核心,要求城市摆脱技术控制,回归‘人类居住’的本质,这关系到人类的共同命运。”郑指出,中国“以人为本”的城市理念,不仅推动了以人为中心的数字文明建设,也为数字时代的“地球村”带来了新的发展逻辑。

“人民的城市和数字时代是相互依存的,”郑解释说。“一是数字化客观上需要人们的参与,将人们的城市建设推向更深层次;二是人民城市也为数字化转型指明了方向,确定了价值,使其对人民群众的利益深度和广度产生放大效应。”

北新泾街道社区内的智能法律服务舱,连通市、区、街法律服务资源,为居民提供远程法律事务咨询和公证办理 北新泾街道 供图

北京街社区智能法律服务舱连接城市、区、街道的法律服务资源,为居民办理北京京街地图提供远程法律咨询和公证。

“上海实践”具有标志性意义

以人为中心的数字城市有哪些特点?

郑指出,“人民城市”要反对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单纯以资本为中心、以技术为中心、以国家行政控制为中心的三种倾向。“人民城市最终要体现为在党的领导下,充分发挥劳动、资本、技术、社会、市场、国家等诸多力量,通过数字技术充分开发应用各种要素,为人民服务,实现人民利益最大化。”

郑提醒着

,特别要处理好其不同的技术体系与治理体系各自的转化衔接。

  “数字时代的技术体系与工业时代有很大区别,数字底座、枢纽、平台、场景共同构成了城市的四梁八柱,但这是建立在工业条件基础之上的、数字时代的新型工业文明,二者要在技术体系上进行有机融合,实现新发展。”郑长忠说。

  同样,数字技术为城市治理体系带来了巨大的变革,“随着技术体系的革新和迭代,包括政党、国家、社会、市场等主体运行与发展的具体内容发生了变化,导致制度、价值、组织等机制需依据数字技术特征进行重塑,”郑长忠说,“两个时代的技术与治理体系的转化衔接不是简单的串联,也不是对前者的否定,而是在新的逻辑基础上重塑而成的新事物。”

  正因如此,郑长忠认为,上海此番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提出了“整体性转变、全方位赋能、革命性重塑”,具有开启全球数字文明的标志性意义。“一则上海先行一步,进而带动了全国城市的数字化转型浪潮,二则‘上海方案’着眼整体性和重塑性,稳扎稳打,全面推进,成为城市数字化转型的标杆。”

  郑长忠指出,上海推进数字化转型,一方面顶层设计,力度空前,“从市级到区县,层层推进,全面开启”,一年来相关举措不断,在城市数字中枢建设,数字平台和应用场景构建上都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另一方面,数字化场景的改造、数字基础设施和数字终端建设等也惠及了越来越多的市民,“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和人民城市建设在上海实现了同频共振。”

  在郑长忠看来,上海在城市数字化转型中天然负有引领之责。“任何文明的发展都是聚焦在一个点,产生质的飞跃后再对外扩散,上海汇聚了数字化转型的资源与条件,同时浦东新区承载着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重任,这使上海有条件首先在这一前沿命题上形成样本,做出示范。”

  而放眼全国,城市数字化转型已在多地推进,郑长忠指出,“‘十四五’期间,中国的城市数字化转型将由点及面,在全国范围内开花、结果。”(完)


本文来自AG/a>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