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不上门,板子该打谁?


时间:2022-01-12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


中新网经纬1月11日电(常涛)网上购物者杜女士有一个“绝招”,就是处理快递不发货的问题。“看到快递开始后,给快递员发短信,告诉他订单号,让他送货上门,或者投诉。”杜女士说,虽然“不厚道”,但也是无奈之举。“从家到车站来回需要15分钟。如果你拿着大件物品,你经常会累得满头大汗。快递不送到你家门口简直太不方便了。”

杜女士“无奈”的背后,是目前快递行业终端配送的一个“通病”:没有事先接触,直接放入快递柜或驿站。

事实上,不少地方先后出台了相关规定,明确规定未经用户同意,不得将快件放入智能快件箱或站内。近日,国家邮政局也发布通知,明确快递公司不得将快件投递至智能快件箱。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快递不送货”的现象还是比较普遍的。那么,这个问题为何迟迟难解决?板子该打在谁身上?

资料图中辛经纬常涛摄

快递为何“快而不递”?

快递不上门是个由来已久的问题。韩军是济南市历下区一家专营快递网点的负责人,拥有十年快递行业从业经验。他告诉中新经纬记者,快递不上门的现象从他入行的那一天就存在了,这种现象近年来并不罕见。

“当时没有快递柜,也没有驿站,一般都是直接放在小区的通讯室,或者放在无人值守的单元楼门口,导致丢件、错件事件频发。”韩军表示,“近两年,随着用户对快递服务水平要求的明显提高,快递行业开始注重高质量发展,快递不上门的矛盾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不过,对于快递为什么不能“送货上门”,韩军表示,“这更多是快递员为了保证利益的选择,对于快递网点来说除了时不时的提醒,没有更有效的方式。”

快递员不上门的背后,最直接的就是落在快递员身上的一笔经济账。

中新经纬记者从多位快递员处了解到,在快递不送货上门的条件下,一名业务熟练的快递员,每天派单量在200单到400单之间,每单派费在0.7元到0.9元不等,即使除去快递柜和驿站的支出,每单仍能挣0.5元以上。但如果快递上门,每天的派单量将大打折扣,“最多能砍半”。

武汉快递员刘超(化名)告诉中新经纬记者,他一天工作下来,可以投递约350份订单,每份订单发送0.8元。除去快递柜和邮局的费用,他每天能拿到200多元。但是如果每一件都送到你家门口,你可能一天连200件都送不到,你的收入肯定会比现在低很多。“如果是你,你会选择什么?”

这个经济账户背后,是快递公司和网点对终端快递员考核方式单一的现实。“我们只是按件数钱,寄钱的时候赚的更多。如果我们不能完成任务,我们就得扣钱。把每一件都叫过来送到门口太难了。”刘超说。

资料中辛经纬的照片

在快递行业专家赵晓敏看来,这是快递不上门最直接最重要的原因。“此外,快递价格严重倒挂(实际成本低于市场价),导致快递员的收入没有得到提升。同时,面对快递的快速增长,企业没有积极改变,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赵晓敏在接受中新经纬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物流行业专家杨大庆介绍,快递员私放快递柜的因素有很多:一是快递人员不足,很难做到事事准时送达;二是快递终端规范化管理不足,存在“懒送”;三是快递上门时间与消费者在家时间错位,快递员联系不上消费者。“但无论如何,未经消费者同意就保留橱柜,是无视消费选择权、不履行义务的行为。”杨大庆说。

板子该打在谁身上?

记者Zhon

杜女士告诉中新经纬记者,有一次她买的货未经允许直接放在单位门口。她打电话问快递员为什么没有送到门口,对方回答说:“东西都送到门口了。打电话,你一天只能送几件。如果你想抱怨,就去抱怨。”

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表示,“感觉快递来的比较早,但既然有了智能快递箱、驿站等。快递逐渐停止了上门。”那么,如果快递没有上门,责任就应该归咎于HIVE BOX、菜鸟站等快递的终端服务设施。

身上吗?

  杨达卿认为,快递服务是标准化服务,服务协议约定的是到门的配送服务,而不是到智能快递柜或其他末端服务设施的服务。如果快递员未征得消费者同意擅自存柜,属于快递服务违约,但仅把问题归在快递柜平台等,也站不住脚。

  “当然,也有部分网购平台或快递企业在快递配送选项上,给予消费者多个配送选项,可选择配送寄存到快递柜或驿站自提等,这种服务是提前征得消费者同意的,不构成违约。”杨达卿说。

  解决快递不上门的关键点

  1月7日,国家邮政局网站发布了关于《快递市场管理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意见稿》提到,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未经用户同意,不得代为确认收到快件,不得擅自将快件投递到智能快递箱、快递服务站等快递末端服务设施。

  事实上,此前多地先后出台了相关细则,明确提出未经用户同意,不得擅自将快件投入智能快件箱或驿站。不过,从实际效果来看,这并不能彻底杜绝“快而不递”的现象。

  资料图 中新经纬摄

  杨达卿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快递不上门问题,是快递行业高质量发展方向与两个现实发展之间的矛盾。第一个矛盾是加盟式快递企业依托廉价劳动力崛起,但随着人口红利退潮,加盟式快递普遍面临一线招工难,留人难,难以保障末端配送;另一个矛盾是加盟式快递企业与部分电商平台形成的廉价共生模式下,即“以低价换规模,以规模换效益”的生态,这与消费者越来越高的服务品质要求矛盾,低价模式难以支撑高品质服务。

  杨达卿认为,从根本上治理快递不上门,就需要正视行业阶段性问题,需要强化快递标准化和规范化,以标准规范促进服务升级;需要强化法规建设遏制穿透价格底线的不良性竞争,强化法规建设和落实,杜绝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竞争;需要强化快递行业整合发展,提升行业企业综合竞争实力,助推服务升级;需要不断提升智能快件柜、社区驿站等末端服务设施设备保障能力,满足个性化服务需求。

  赵小敏认为,彻底解决这一问题,还要从解决末端快递员的利益分配入手。“对快递企业来说,解决快递不上门的问题已经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必须按照相关规定,调整内部的运营体系。”赵小敏说,“快递企业对网点的考核激励方式要变革,要让利给网点;对快递员的激励机制要变革,按照收件人的要求,对送货上门的快递采取一种计件标准,对放在驿站或快递柜的快递采取另一种计件标准。如果快递企业不能及时调整,将面临失去市场份额的危险。”(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本文来自AG/a>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